公司成立8个月就被20亿收购,棋牌游戏到底能多赚钱?

  曾经的棋牌游戏从业者岛岛向刺猬公社表示,同行之间获取用户都是靠各种方式进行地推。“送实物包地面广告什么的,反正不缺钱,几百万的砸。砸到这个小城市哪都能看到广告。”

  当时宁波的一位棋牌类游戏创业者沈乐也是一样,就将重心放在了本地宣传方面。

  2017年10月,沈乐在推出棋牌游戏《阿拉宁波麻将》之后,便找了一家当地的公司,在宁波的一个商业综合体内举办了为期三天的线下活动。主持人互动、麻将大赛、歌舞表演,全天不间断地活动,给这款游戏带来了足够的曝光量。只要参加麻将大赛就能收获一份小礼品,闯入第三天的决赛还能收获现金和最新款的苹果手机,一时间将商场内的人流全部吸引了过来。

  活动全程,沈乐找来了当地的新闻媒体和自媒体进行报道;最后一天,他还请来了一位TVB明星助阵,一时间将商场挤得水泄不通。最终,《阿拉宁波麻将》出尽了风头,满载而归。

  两个月之后,富控互动便以13.6亿元对价现金收购了《阿拉宁波麻将》背后的公司宁波百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51%股权,创始人沈乐一时间身家上亿。以至于新京报在当时发文质疑,富控互动以33倍高溢价收购,交易对方所做的业绩补偿金额远低于股权转让的对价。

《阿拉宁波麻将》的活动现场

  沈乐这样的收购案,在2017年并不是个例。1月,天神娱乐以4.69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乐玩网络42%的股权;7月,杭州边锋10亿元收购深圳天天爱100%股权。这些被收购的公司,全都靠着地方类棋牌游戏快速起家,拥有一定的用户数量。

  成功的收购往往带来巨额的回报。昆仑万维收购闲徕互娱两三年之后,后者就成了前者营收的支柱。

  作为曾经小有名气的国内客户度游戏公司昆仑万维,在客户端游戏整体遇冷的大环境下,游戏业务受创严重。然而,闲徕互娱的加入,让昆仑万维焕发了第二春。在昆仑万维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业绩报告中,闲徕互娱的营收为8.27亿,占公司总营收的%,闲徕互娱的净利润和公司整体净利润相差仅不过数十万。

  整顿之后

  资本疯狂的2017年过去之后,两座大山似乎挡在了棋牌类游戏的面前。

  2018年,棋牌类游戏遇到的第一座大山,就是版号。早在版号停发之前,棋牌类游戏一直是游戏版号的主力军。同年2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网站中公布了当月的审批信息,总共484款游戏获得了版号,这其中170款都是棋牌类游戏,占到了总体的三分之一。

  游戏版号停发,无疑给棋牌类游戏公司抛去了一个巨大的难题。更不乐观的是,去年年底恢复版号审批之后,棋牌游戏却迟迟不见踪影,直到今年4月只有1款棋牌类游戏获得了游戏版号。按照国家法律的规定,没有版号的游戏,不仅无法得到游戏软件著作权的保护,随时可能面临下架风险,更无法收费变现。

  摆在棋牌类游戏面前的另一座大山,是“赌博”争议带来的风险。

  9月10号,腾讯旗下最受欢迎的棋牌游戏《天天德州》因为涉赌问题下架。尽管游戏内部本身不存在相应的赌博机制,却被不少玩家当作赌博的工具,动辄数十万元的赌资,还有诈骗团伙利用游戏进行诈骗,背后的混乱不堪。除此之外,腾讯现有棋牌游戏中的“房卡模式”,也被全部下架。

公司成立8个月就被20亿收购,棋牌游戏到底能多赚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