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怎么能赚钱

从预装软件的来源可以看出,手机厂商和第三方App开发商都能找到多种的获利方式。

目前国内手机厂商都希望建立自己的生态系统,通过预装手机厂商自有的App服务,让自家的应用软件商店、安全、云服务、游戏、娱乐、管理工具直达用户,如小米商城、华为商城、魅族游戏等。

而对于第三方App,手机厂商主要为这些外部App开发商提供预装App服务并获取授权费。有推广需求的第三方App通过与厂商合作,支付一定费用进行预装,手机厂商此时身份类似于分发渠道。

今年1月《法制晚报》援引某搜索软件市场部门经理说法称,每部手机的每个合作方软件手机厂商收费价格在2元到5元之间。也就是说,一款出货量达到1000万部的手机,如果安装了15款预装App,用户将其全部激活,手机厂商收入将达到上亿元。

除了授权费,很多手机厂商还会收取一定的预装App分红。据今年8月的搜狐新闻报道,对预装的搜索软件,手机厂商会按照“千次搜索量”计算分成:用户使用该的搜索软件搜索某个关键词达到1000次,软件厂商会获得80元的利润,手机厂商和运营商就会分得15元的分红。

第三方App开发商从预装App机制中获得的,则是深入的品牌推广机会和用户流量。和其他宣传方式相比,和新机直接绑定的预装App是最“简单粗暴”的增加用户数量的方法。

和手机厂商密切合作关系,让第三方App容易获得更多的手机权限,减少用户卸载率(甚至禁止用户卸载)。此外,权限优势也让第三方App轻易实现在显眼位置弹出广告,或者在系统后台直接为App带来流量。

(图自:)

这种手机厂商和第三方App都“皆大欢喜”的盈利模式,让预装App产业链在全球智能手机行业都“吃香”。

据今年4月发布预测报告

,至2016年底,美国App安装广告市场规模将达到55亿美元(382亿人民币);到2020年,美国App安装广告业务将会膨胀为一个71亿美元(约合493亿人民币)的庞大市场。

卖硬件不赚钱,靠预装App补贴?

预装App存在已久,用户的不满也连年积累,但主动权依然在手机厂商手上。手机厂商也明白预装App的做法会让用户不满,但对于手机厂商来说,预装App的战略意义太大,其必要性远不止是增收,也包含了和对手的价格战中取得优势的方式。

据报道

,今年11月小米全球副总裁雨果巴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小米即使卖出100亿部智能手机,利润也为零,基本上就是在“不赚钱”的情况下送出自己的智能手机。

近年来,智能手机价格战日趋激烈,国产手机厂商面料的成本压力也越来越重,卖手机硬件本身已经很难获得营收增长。小米处于在这种状况下,选择了依赖MIUI系统的引流能力,而预装App就是其中一大营收手段。

通过低价硬件吸引大量用户之后,小米更多地把社交游戏、搜索分成、流量、广告、小说、购物等服务嫁接到手机上,直接呈现到用户面前。小米自身的服务是一方面:付费壁纸、音乐、云服务、小说阅读都是MIUI系统的预装“常客”。此外,迅雷、爱奇艺、凡客、YY等小米关系密切的合作方也承包了MIUI系统的预装App位置。

从结果看,这一做法的收益非常可观。据2015年小米CEO雷军和MIUI负责人洪峰公开的数据,MIUI注册用户数超过2亿,2016年小米游戏中心分发量达22.4亿,开发者分成22亿;在2016年第三季度,在24亿台独立移动设备上,使用制作的游戏获得50亿次的下载安装量。

在相同的竞争环境下,采取类似的产品逻辑的远不止小米一个。2015年7月,上海消保委就预装App问题提起诉讼的对象就包括三星、OPPO等多个品牌。

渠道商与运营商齐齐参与

参与预装App这门生意的,也不止是手机厂商和App开发商,一部手机的销售流程中涉及的每一个重要环节都是这门生意的参与者,各自分一杯羹。

身为手机厂商和消费者之间的连接者,手机渠道商拥有预装App的特殊“地理优势”。通过批量刷机工具,在手机到达消费者手中之前,手机渠道商能高效装载App开发商指定的App,借此赚取App开发商的推广费用。

手机渠道商预装App一般分为“包机”和“刷机”两种模式。包机指渠道商将App导入系统层后,按照激活软件的手机数量向App开发商收费,该模式适合中小型渠道商。

据2014年12月的《消费者日报》报道,一家名为“掌星立意”的渠道商经理透露,该公司就是采用这种方式预装App,达到激活手机总数的18%起收费,能从每部预装App的手机中获得约3元的利润。

而大型渠道商则主要采用“刷机”方式,直接更换原有手机系统,并在重装的系统中植入App开发商指定的App。由于系统是完整置换的,因此超过50%的预装软件都被留在系统层。《消费者日报》在报道中称,在这种合作模式下无论手机是否被激活,App开发商都需要向渠道商支付每部手机约10元的推广费。

运营商参与预装App生意的目标也非常明晰——主动吸引大量流量。通过预装自动消耗流量的App,即使使用者不打开App,手机也在不断偷跑流量,冲高流量数据。

2015年6月,上海市消保委从抽检的19款手机中随机选取了10款进行模拟测试,将10款手机统一恢复为出厂设置,插入相应运营商SIM卡,在不人为开启任何第三方软件的联网待机状态下,每隔24小时记录流量使用情况。120小时后的检测结果显示,有9款手机在开机、注册入网及待机过程中存在自动消耗流量的现象,其中最严重的在24小时内消耗了约80MB流量。

运营商权限更大的定制手机怎么能赚钱机,是预装流量偷跑App的“重灾区”。在这次检测的10款手机中,有5款为运营商的定制机,其中华为、索尼是中国移动的定制机,诺基亚、小辣椒是中国联通的定制机,海信是中国电信的定制机,只有海信的中国电信定制机没有出现流量偷跑现象。

小结

虽然工信部和各地消协此前也多次对预装App行为进行规范,但由于缺乏具体政策文件依据,并没有显著的执行效果。而此次出台的《规定》,首次明文要求手机厂商对预装App需采取“除基本功能软件外可卸载”设置。

预装App从移动互联网成为热点行业开始繁荣,从零散的刷机商,到手机行业惯例,历经多年的发展之后已经全面走向规模化。而更大的市场规模,也意味着需要更严格的市场规范。

比起挡路者,《规定》更像是预装App行业的卫道者,平衡手机厂商和消费者双方,让选择变得双向。可以预计,随着政策执行力度加大,以及消费者对手机App的自主选择意识增强,对“干净”系统的需求会更大。

毕竟对于主流消费者而言,一台价格低廉但信息混杂、系统臃肿的机器,远不是他们心中的理想智能手机。

题图自:

手机怎么能赚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