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中科马亦兵:我要开始赚钱了!

马亦兵在接手南京中科之前,任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国资处任副处长;2006年之前,兼任南京中科董事长;直到2006年,公司改制,马亦兵购下其50%的股权,正式开启“企业家”身份。与自发下海的企业家相比,马亦兵身上有着典型的“老干部”气息,生活简朴,语气谦和,甚至到现在还保留着从7岁开始的集邮爱好。在任南京中科董事长的十年里,马亦兵的个人气质很大程度地影响着公司风格。

南京中科水治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马亦兵

师法自然探索水生态长效机制

由于自身的科研背景,马亦兵对水体生态治理领域的技术体系了然于心,他向笔者简要分析:“一些公司的技术核心的微生物药剂,短期效果好,但要维持水质需要不断加药;一些公司做应急处理,见效快,在目前的黑臭河治理体制下也有用武之地……”但相比于立竿见影的治理,马亦兵更愿意去找寻一种长效机制,使得水质转变的同时能够永清不腐。他希望治理后的水体不光是通透见底,还要充满生机;他希望有一天,所有江河湖海能够摆脱人为干预,远离机器、药物、混凝土,依靠自净能力蜿蜒流转。

“我们都知道流水不腐,但大家都以为是水流动起来就不腐了,但那么多流动着的黑臭河怎么解释?”在马亦兵看来,只有水体中的生态循环重新流转起来,回归到被污染之前的状态,这片水才能称之为流水。“水生植物、浮游植物、底栖动物、浮游动物……循环链条中一环都不能少,且他们之间要相互建立联系,互利共生,维持水体的活力。”南京中科的核心技术便建立在“修复水底生态”的理念上,公司副总刘平平将其总结为“师法自然,大道无痕”。

市场比想象中广阔

南京中科成立至今已有19年,依托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的背景,起点颇高,多次参加国家“973”课题和重大科技专项研究,承建“863”示范工程,完成了我国最早一批的湖泊生态治理项目。在早期探索阶段,国内环境治理市场不算成熟,公司路线规划尚未明朗,因而也经历了孵化的阵痛期。

最初几年,公司性质属公,相当于研究所的一个部门,承接项目亦有着科研成果落地、试错的意义,因而不计利润得失,对市场状况摸索较少。2006年企业社会化后,马亦兵压力陡增:“开始的几年,水生态业务只有少数几个,几乎常年处于亏损状态,那时候公司的主要利益来源是垃圾场防渗业务,公司十几个人,两三个人做防渗,其余的人都在做水生态,用防渗业务的利润养着水生态业务。”在此情况下,马亦兵坚持看好水生态治理行业的市场潜力:“市场会有多大,我说不清楚,但人对干净生活环境的需求一定会越来越大。那时候水生态治理是可做可不做,但总有一天,会成为必须做的事情。”

工作人员在项目现场

水生态业务入不敷出的情况到2009年终于出现转机。2009年,由于公司前期项目的良好后备,万华房地产公司找到南京中科寻求合作:房地产公司开发的高档别墅区旁边的麓湖是一片被污染湖泊,开发商希望让其恢复清澈,以搭配别墅区的游艇设施。该项目合作相当顺利,也给马亦兵打开了新的视角:“万华找到我们,我才知道,原来我们还可以和房地产公司合作!由此想到,以前的合作过于局限,我们的客户可以很多元,市场或许比想象中的还要广阔。”

因病施治,做好“老中医”

麓湖项目至今水质优良,成为了南京中科的典型工程案例之一。同时,与房地产公司的成功合作也让马亦兵重拾信心,此后,随着经手的水生态业务逐渐增多,公司技术体系也不断更新,并经过了多个项目、长期效果的检验。马亦兵对公司的信心更加坚定,对技术的看法也更趋通融:

“流域治理领域中,大多是单点技术,一些人用微生物,一些人用机器,一些人做浮岛,一些人种植物。而我们要构建的,是一个丰富完整并自行运转的生态,是一个系统性工程,所有的单点技术对于我们来说都可以成为工具。”在马亦兵眼中,一个完美的水生态是一个系统工程,是“大成”。“当归是好东西,鹿茸、人参、冬虫夏草都是好东西,但你生病的时候,不是把它们都吃了病就会好。”马亦兵形容自己如同是药材齐全的老中医,经望闻问切,为每一方水体开出有针对性的温和药方,并告知其如何煎服、调理。目前,南京中科经手的几十个水生态治理项目,没有两个项目所用“药方”是完全一致的。

与“生态”打了近20年的交道,马亦兵对自然的生态生出敬畏。他认为,要建立一个鲜活的生态,不能将植物看作植物,将草鱼看作草鱼。“它们是活的东西,要把他们看做生命,看成能量。”而只有长年累月的精力投入与情感交流,才能了解这些“活物”的特点、秉性,从而与它们建立联系,进行沟通。如今,马亦兵能够自豪地说:“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全部技术,但你复制不了。”

坚持匠心,不希望价格战毁掉行业

马亦兵认为,同样复制不了的,还有公司历经多年沉淀出的精益稳健的匠心。“每一个项目,我们在前期都会做大量的调研。了解水质特点、污染现状、功能定位、气候情况等再探讨方案。”

在马鞍山秀水湖项目中,由于甲方提供的场地信息不足,导致按已有信息制定的处理方案始终达不到预期效果。工期过去大半,施工也基本完成,而在一场雨过后,湖水却更加浑浊。

“一定是场地周围有没被发现的污染源。”根据经验,马亦兵迅速作出判断,并提出勘察场地周围情况。经过调研排查,发现距离湖泊不远处有一座垃圾填埋场,虽然填埋场的渗滤液没有经排污管道排到湖中,但一有雨水,混合液便会漫过出水渠流到湖里,造成污染。

麓湖项目整体照片

原因在马亦兵的意料之中。“甲方毕竟不是专业技术人员,对周围情况了解不足能够理解。如果相互推卸责任,一定会有漫长的争执,那么前期的工作也都浪费了。既然已经接手,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先把工程做完。”经过改造、截污,秀水湖工程如约完成,填埋厂插曲带来的工程资金浪费,南京中科一并承担。做能力范围内的最多的事、不争执、不扯皮,是马亦兵常年不变的行事风格,“从业至今与客户也从未红过一次脸”成为了他最自豪的事情。在服务过的客户眼里,马亦兵不仅认真细致,还是一个厚道、仗义的人。

投入的心血越多,马亦兵对水生态行业的感情愈发加深。他像看待一个孩子一样看待行业,希望它健康生长,对它寄予期望。为了不过早地进行恶性竞争,他不去参与价格战,让同行直接中标;为了规范水生态验收环节,率先在工程中引入地表水评价标准,如今已成为行业公认的验收标准;坚持原则地挑选客户,只接受价格评分为20~30%、以技术分为主的评标,否则概不参与。

“我不是怕竞争,我是害怕简单的价格竞争。这是一个多好的行业啊!我不想看到这么好的行业被这么快做坏了。我也相信这个市场足够大,能够让每个人都分一杯羹。”在马亦兵的理想图景中,即使是在细分领域,企业间也应尽量实现差异化竞争,共同维护行业健康发展。

资本时代要开始赚钱了

“您似乎对赚钱没有什么欲望?”“最开始是这样,觉得每年业绩的波动增减关系不大,只要能够维持公司运转即可。”

“那您一定是个有钱人。”“哈哈,我所有的钱都投在公司里,哪算什么有钱人。”

实际上,55岁的马亦兵在去年刚在南京买了第一套房,目前仍在还贷款期间。而此前,他一直住在研究所分配的宿舍楼里。一直以来,马亦兵没有太认真地去考虑如何赚钱。“以前总觉得,家里有几百万左右就很满意了。对金钱的欲望较小,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2014年,南京中科登陆新三板。很长一段时间里,马亦兵对公司股票的表现还比较满意:“目前股价是11元左右,近两年的净利润不多,但目前股票的融资价格是14.5元。我觉得这是公司的魅力体现。”

今年以来,马亦兵观念开始有所转变。随着各类资本的不断进入,环保市场的变革持续深化。整合、转型明显加速。马亦兵开始担心公司顺其自然的成长会不会过慢。“以前不觉得是个问题,但在现在的形势下,慢可能就意味着大部分市场被别人抢占。”

马亦兵对自己的风格进行了反思。“我在某些方面很执着,但在某些方面很懒散。比如以前希望通过口碑传播,愿者上钩。而实际证明,对于工程耗时多、检验期限长的项目,口碑传播的效益不明显。”现在的马亦兵比原先忙了几倍,开始酝酿资本冲击下企业的新一轮冲刺。“希望通过E20等行业平台,给予市场更多引导,让业主转变观念,同时强化品牌传播;希望开始加强全国市场开拓,进入PPP领域;希望成为产业生态舰队中的一员,加强与上下游企业的合作,实现共赢。希望通过战略转型,加速企业发展,为股东带来利益。”忙起来的马亦兵,电话不断,档期全满,在讲述企业发展规划时神采奕奕。

“我要开始努力赚钱了!”马亦兵郑重宣布。

扫描下方二维码,手机端

查看第四期《环境人》电子版,精彩无限

南京中科马亦兵:我要开始赚钱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