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华股份悲情岁月:沦为赚钱机器 a股27年宛若木偶

  (二)大额资金占用

  在收购红狮涂料63.9%股权后,上市公司继续增持红狮涂料剩余股权。

  2000年11月29日,上市公司准备先收购汉骐集团所持红狮涂料16.1%股权,作价万;同时斥资万从汉骐集团关联方北京汉骐投资有限公司手中收购北京红狮10%股权,两笔股权转让款均已提前支付。

  当年12月26日,16.1%股权变更完成,上市公司对红狮涂料持股达到80%。然而,由于当时的政策规定,另外10%股权拖延至2012年宣布终止。而根据2005年年报,这笔股权转让款迟迟无法收回。

  汉骐集团拖累上市公司的事情不止一例。

  1993年,红狮涂料在置入上市公司前有一笔借款到期未还;1999年,汉骐集团关联方汉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合作开发北京宋家庄小区名义向上市公司借款3000万,虽然汉骐集团书面承诺对上述欠款负连带责任,但到2005年均未兑现。

  此外,截至2004年年底,汉骐集团及控股在公司在“其他应收款”项下合计欠上市公司2.11亿,其中,汉骐集团欠款1.22亿,实际账龄已逾3年。

  (三)惨淡收场

  从下图可以看到,汉骐集团掌舵期内的上市公司不仅连亏3年,而且债务达到史上最高峰。此后,汉骐集团也因债务纠纷问题股权陆续被拍卖转让。

  2003年7月22日起,汉骐集团所持650万股国有法人股经司法拍卖,仅剩3100万股,座次被动沦为第二大股东。2004年3月16日,汉骐集团所持剩余3100万法人股被拍卖,汉骐集团自此退出。

三、“A股最穷地产股”与背后赢家

  (一)新玩家入场

  汉骐集团股权被拍卖后,原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三河东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持万股上升为第一大股东。

  根据媒体报道,三河东方是汉骐集团控股子公司,两者当初分批受让股份是为了避免要约收购。汉骐集团退出后,三河东方也与上市公司失联。

  2004年3月16日,上海久昌实业有限公司以1.75元/股斥资5425万竞拍拿下汉骐集团所持3100万股(占比%),成为第二大股东。

  面对着第一大股东失联且濒临退市的上市公司,上海久昌实业带领上市公司打响保壳战。通过处置资产等方式,上市公司2004、2005连续两年净利润扭亏为盈。

  2005年,解决了部分历史遗留问题后,上市公司宣布彻底停止制笔业务,并将腾出的厂房用于物业经营,同时继续发展涂料产业。上市公司当年归母扣非净利润亏损万,离真正盈利仅一步之遥。

(二)“A股最穷地产股”

  2006年,上市公司终于等来第一大股东。当年,沿海地产投资(中国)有限公司通过竞拍受让三河东方持有的万股(占比%)斥资万成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数略领先于上海久昌实业。

  上市公司当年8月11日再次重组,置出北京红狮涂料,同时置入沿海绿色家园(鞍山)有限公司(简称“鞍山公司”)100%股权,转型房地产开发。

  业务进展一年后,2008年4月8日,丰华股份公告拟通过定增方式注入大股东住宅地产,这笔交易如完成,也意味着香港上市公司沿海家园()旗下资产将分拆在A股上市。不料,因此举被港交所认为不符合有关条件,2018年12月,定增终止。

  注入大股东住宅地产未能实施,上市公司房产项目仅剩鞍山、都江堰等地业务,于是只能陆续收购一些短平快的房地产项目。

  到了2011年,鞍山等地原有的房产项目陆续开发完毕,业绩再次下滑,此时的上市公司也因资产规模较小在地产公司中垫底被市场称为“A股最穷地产股”,截至2011年,总资产只有5.67亿。

  2012年,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也退意已决。沿海地产、久昌实业分别向隆鑫控股有限公司(简称“隆鑫控股”)转让3770万股(股改后占比20.05%)、813.73万股(占比4.32%),各自获得4.52亿、9764.76万。

  相比当初入场成本,沿海地产6355.12万增至4.52亿只用六年时间,久昌实业5425万买壳价也同样获利4339.76万。

  除了卖壳收益,两位股东均还另持有上市公司剩余部分股权,都是赢家。

四、隆鑫控股的表演时刻

  2012年9月,隆鑫控股按照12元/股合计受让沿海地产和久昌实业共计4583.7331万股(占比24.38%),斥资5.5亿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隆鑫控股接盘的几乎是一家空壳公司,撒也没有,唯一从事房产销售的一家子公司也正处于尾盘清盘阶段,上市公司主营业务项目缺失。

  对于新东家而言,上市公司主业何处寻或许不算大问题。隆鑫控股官方介绍,公司经过三十多年发展,产业领域已经涵盖工业、环保及再生资源利用、汽车贸易、金融投资等,如此多元的业务总有一个是上市公司转型的参考。

(一)主业何处寻

  2013年7月16日,上市公司2780万收购隆鑫控股有限公司和重庆隆鑫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重庆镁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重庆镁业”)50%股权。这几乎花光当时所有账面资金,上市公司2013年6月底货币资金恰为2187万。

  尼玛,这是量身定做的“转移掏空”啊。

  重庆镁业虽然收购前还在盈利与亏损之间徘徊,但其终究是奇迹般完成2013-2015年的业绩承诺,期间净利润分别为427.28万、432.22万、708万,超过承诺的扣非净利润(每年扣非净利润不低于340万)。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重庆镁业的体量显然无法支撑上市公司业绩,上市公司此时已多年扣非净利润亏损。

  2014年5月,上市公司原打算注入原料药生产企业吉林北沙100%股权,最后因交易价格未达成一致几个月后终止。

  2015年,上市公司以2691万继续收购重庆镁业45%股权,重庆镁业2016、2018年净利润分别1198万、601万。

  此后几年,卖资产和理财几乎成了上市公司的利润来源。2015年、2016年、2017年,理财及信托产品收益分别为1254.15万、1036.95万、1141.93万。2017年,通过处置非流动资产获得1.18亿,上市公司净利润达到高峰。

(二)再次资金占用

  上市公司转型毫无进展之际,2019年3月23日,丰华股份突然公告投资信托踩雷,4.8亿本金无法收回。

  原来,2018年3月20日及23日,丰华股份分别用自有资金购买《厦门信托-丰华1号投资单一资金信托》2.8亿和2亿,两期产品原本应分别于2019年3月20日及23日到期。

  根据公告,上市公司购买该信托产品,并用信托资金认购重庆新兆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新兆投资”)在深圳招银前海金融交易中心发行的非公开债务融资凭证。如今新兆投资出现流动性困难,短期无法支付本金。

  根据问询函回复资料,成立于2014年的新兆投资刚刚扭亏,2015、2016年,分别亏损14.29万、2.17万,2017年仅盈利1.3万。

  上市公司经了解查询,新兆投资为隆鑫控股间接控制企业,信托资金通过新兆投资支付给了控股股东,控股股东存在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

  这明明就是故意收不回啊。

  而上市公司购买该信托产品,投资决策并非公司管理层,而是由隆鑫控股及公司相关人员进行配合完成。

  对此,隆鑫控股承诺在3个月内(2019年3月28日起)归还该笔投资款。回复问询函一周后,上市公司公告,隆鑫控股的控股股东隆鑫集团欲将隆鑫控股49%的股权转让给保华联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协议签署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变更。

  值得一提的是,隆鑫控股曾于2015年起先后在二级市场增持累计约2.7亿,平均交易价为14元-17元。

  根据2018年三季报,隆鑫控股持股6290.1231万股,按照4月11日13.72元/股收盘价,对应市值8.63亿。2.7亿加上此前的5.5亿,超出4000多万的利润仅浮盈5.2%。

  不过,截至2018年04月13日,隆鑫控股已累计质押6237万股,累计质押数量占持股比例的99.16%。

结尾

  作为一家投资控股集团,除丰华股份外,隆鑫控股还分别持有隆鑫通用(603766.SH)、重庆农村商业银行(03618.HK)、瀚华金控(03903.HK)、齐合环保(00976.HK)四家上市公司股权。

  其中,齐合环保(00976.HK)为渝商投资集团2015年从港股买入的一家亏损壳公司,隆鑫控股实控人涂建华为渝商投资集团董事长。齐合环保2017年、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4.27亿港元、4.01亿港元。

  隆鑫通用则是涂建华创立并于2012年成功上市的企业,这家从事摩托车、发动机业务的公司2012-2018年累计盈利超过51亿。

  截止2019年4月9日,隆鑫控股同样已将所持隆鑫通用股份悉数质押,累计质押数量占持股比例达到98.42%。这么看来,隆鑫控股似乎很缺钱。

  回顾往事,这家上市公司的一生堪称悲情:上市后累计净利3.44亿,且1999-2017累计扣非亏3.74亿;而上市公司历任倒爷除现任控股股东仅账面浮盈外均已获利出场。

  今年1月,上市公司预告2018年业绩预减。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王涵

丰华股份悲情岁月:沦为赚钱机器 a股27年宛若木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