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10名少女遭强迫拍下裸照被逼卖淫(图)

核心速读

2006年10月,来昆明打工不久的张梅和吴伟商量如何利用小姐赚钱,两人决定分工合作,张梅负责以“打工”名义将少女从原打工处骗出。为了在“思想上更易接受卖淫”,吴伟先对所有骗来的少女进行了强奸,然后,两人合作强拍裸照,以“将裸照曝光”和关押殴打的方式相威胁,强迫少女们在昆明市西苑宾馆、源江宾馆等20多家宾馆招待卖淫。截止案发,受两人控制的卖淫小姐多达10名,卖淫次数达3000多次。

去年9月9日,被胁迫卖淫的小香和小竹逃脱后来到大观派出所报案;10月29日,家在昭通巧家县的老韩从女儿同学小香嘴里得知,女儿小巧被逼迫卖淫的消息后,来到云南日报群工部反映情况,请媒体向公安机关求助解救女儿。省公安厅厅长孟苏铁、昆明市公安局局长杜敏先后批示,要求五华公安分局尽快侦破此案。一个多月后,随着3名嫌疑人落网,一起揭示着卖淫小姐血泪生活的卖淫大案被勾勒出来。

吴伟让小竹看了看照片,告诉她要听话,不然就把裸照寄回她家,或者在互联网上发布。

老韩的女儿小巧2006年与同学小香一同到昆明打工,住在马街小香父亲那里。去年3月7日,小巧和小香外出失踪,家人四处寻找,都没有任何消息。同年9月9日,小巧的父亲突然接到小香的电话,说她在北站,已经从坏人那里逃出来了。小香说,当天她和小巧到马街街上玩,有个叫张梅的女人告诉她们有个公司可以找到工作,月薪600元,如果愿意就带她们去。小香和小巧就跟着张梅向城区方向走。同行的还有两个男子,走到小西门天桥附近时,小香看见自己的父亲,她想和父亲打招呼,却被同行的两个男人用刀顶住脖子,随后,她们被带到人民西路的一家宾馆。

到宾馆后,两人被关在7楼,不准打电话,不准外出,接着两人都遭遇吴伟暴力强奸,从此开始被迫卖淫的苦难生涯。

与小香一起逃出来的女孩小竹是贵州人。本来她到昆明是来亲戚家玩,后在关上亲戚家的餐馆做工。据小竹回忆:2006年10月,馆子里来了一名叫张梅的小工,自称是贵州老乡,约她一起到官渡广场打羽毛球,打球时有人来调戏,被张梅骂走。接着,张梅说害怕被报复,就打电话叫来一男一女到官渡广场接她们。小竹后来才知道,来接她们的男子叫吴伟,女的叫小刘,也是被逼卖淫的。4人坐出租车到晓东新村一间出租房内。小刘借故离开房间,过了一会,张梅以找小刘的名义也跟着离开。

小竹说,当时已觉察出不对劲,企图离开,但吴伟不让走,并说如果她走就用刀杀了她。偷偷逃跑的小竹,最终被吴伟拿着水果刀追上,拉回房间后强奸。为了阻止小竹离开,吴伟把小竹全身弄湿。没有衣服穿的小竹,只好重新躺回床上。

第二天早上,张梅和小刘回到房间,吴伟拿出一个相机,逼迫小竹拍裸照。小竹不干就被殴打。被逼无奈的小竹只好当着张梅和小刘的面,被吴伟拍了5张裸照。照片洗出来后,吴伟让小竹看了看照片,告诉她要听话,不然就把裸照寄回她家,或者在互联网上发布。小竹只有16岁,裸照如果被公开的话,她觉得自己实在没脸活下去了,只好跟着吴伟当了卖淫小姐。

在昆明某相馆工作的朱先生向警方证实,吴伟曾将底片送来相馆冲洗。朱先生还记得:照片上的人为同一女子,看样子15岁左右,全身赤裸裸的。让朱先生印象深刻的还有去年9月份的一天,“有两名女子送底片来冲洗,两天后,小一点的那名女子把照片取走了,照片上的人也是一名15岁左右的赤裸女子。”

这些裸照最终还是被吴伟用上了。去年9月,小竹第一次逃出来后,吴伟把她的裸照寄给了她的父亲,还有村长、村支书,以及在关上打工的餐馆老板。小竹的父亲急怒之下,把寄往家里的照片烧毁了,但寄给餐馆老板的裸照还留着,成了警方指证吴伟的证据之一。

张梅案发后告诉警方,考虑到这些少女都是农村来的,思想比较保守,吴伟先把她们强奸后,她们就会“在思想上容易接受卖淫……”

其他9名未成年少女的遭遇和小竹一样,都是从“破处”开始。

云南:10名少女遭强迫拍下裸照被逼卖淫(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