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万人在微信上卖面膜,他们究竟是怎样“赚钱”的?

朋友圈卖货、微商经营最集中的体现就是卖面膜。据深圳触电电子商务创始人龚文祥透露,微信卖货(面膜为主)的信息流已经占到整个微信朋友圈的三分之一左右。微商80%是卖面膜的,而80%的微商是女性,这其中的80%以家庭妇女为主。龚文祥此前估计微商已达到千万规模,如果据此计算,在微信上卖面膜的个人卖家已经达到800万。

为何面膜如此火爆?“最怕比你美的人比你还努力”

曾几何时,明星效应成为面膜崛起的最佳导语:范冰冰一年要用掉700多张面膜,林志玲一年更要用1000多张,虽然无法验证这一说法的真伪,但“最怕比你美的人比你还努力”的警示却深入人心。于是,面膜在“面膜控”顾客群中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并演变成一种休闲护肤、即时护肤的生活形态。

目前市场上至少有300多个面膜品牌,面膜品牌的广告费用至少增长了100%。面膜市场的体量也在逐级增大,国内面膜市场规模已达100亿元左右,目前正以每年约30%的速度增长。有分析更预计,2015年国内面膜市场总额将达到300亿元。

几百元入门低成本的朋友圈营销模式

终端需求拉动、市场前景刺激,再加之不断传来谁谁谁靠卖面膜短期暴富的消息,让面膜代理商们宛若打了鸡血,而许玲玲就是其中一人。

2014年因为怀孕,许玲玲闲赋在家,并萌生了做微商的念头。由于她平常爱好化妆打扮,加入了一些qq讨论群,认识了一些美容爱好者,所以很自然就找到了面膜的品牌商,付出一些成本以后,她当上了面膜小代理商。

“圈子里有个朋友正好在卖面膜,我就跟她一起做。”据许玲玲介绍,虽然她代理的牌子不是美即等面膜常见品牌,但大代理商称,这个面膜品牌是某某护肤中心经过十几年研发的,五六千家美容院御用的,无添加不刺激,一秒钟就能渗透肌肤深层,安全持续,修护完美肌肤。

而在这一条说辞背后,这个品牌给予许玲玲的利润也很丰厚。“代理商订货政策是,一箱50盒,一盒里面有6片面膜,如果一次性拿货5箱就算一级代理商,每盒拿货价是55元;如果拿货1箱的话,就是分销商,拿货价是70元;倘若一次只拿10盒的话,便称为特约代理商,拿货价是85元每盒;但只要卖出去,面膜公司规定零售价不得低于198元每盒。”

许玲玲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成了特约代理商,付出了850元就获得了该品牌的面膜授权。只要一次性拿货250盒,付出元,就能获得一级代理商的资格,而假使全部在微信朋友圈销售完毕,那么以198元的零售减去55元的成本,毛利高达143元每盒,累计赚取元。就算是如许玲玲般的特约代理商(小代理商),卖完10盒也能赚1430元。

利润剖析:五层三阶代理制层层代理决定零售价差

而无论是零售价二三十元的主流产品,还是百元价位的“高端品”,与众多的许玲玲一样,在面膜微商中,低成本高回报的范例非常普遍。

“面膜的成本大致分为外包装盒、内包装袋子、膜布、精华液、人工灌装以及消毒、运输、设计等费用。”浸淫面膜生产行业多年的李先生对记者解释,在上述成本构成中,每一个细分环节都有用料好坏之分。一般一片质量中等的面膜其纯生产成本在4元-6元之间,广告、代言、招商会议成本每片5至10元,叠加下来一片面膜的成本是9元-16元。“还有些面膜的成本更低,比如生产量、精华液浓度等等都会对成本产生很大影响。”

当然,最终决定面膜在朋友圈里售价的,还是微商体系的层层代理制度。“微商这种属于无店铺经营,不像传统的营销手段需要通过明星代言要花费不菲的代言费,因此现在的微营销总体来说营销成本反而还会低一点,做得好的话估计占到总成本的15%左右。”

化妆品资深专家彭儒霖也对记者表示,微商的成本构成较为简单,利润相对高。但彭儒霖也表示,面膜的制作成本,特别是朋友圈的制作成本比一般的面膜产品会更高一点,因为在朋友圈里面营销,更加注重的是产品的质量,成本大概是普通面膜制作成本的两到三倍。在朋友圈里面进行营销,它的提成层次多了,提成的比例比普通的销售要高。

大多是找代工厂加工1个月制造一款“朋友圈”面膜

补水的面膜、保湿的面膜、齐集4大功效的面膜、会唱歌的面膜、生理周期面膜……在应接不暇的产品概念和功效数据背后,这些火爆朋友圈的面膜产品往往还都有一个共性:新创品牌。记者走访了广州多家化妆品生产厂发现,以OEM模式打造一款全新的“朋友圈”面膜,从产品理念设计到最终成品出厂开始销售,最快的流程只需要1个月时间。当然,这距离它成为爆款只是走完了第一步。

资深化妆品专家冯建军解析称,现在在微信上面做营销的基本上是一些小规模企业,主要是小品牌在做,他们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反倒是一些真正具备实力的大品牌还没有进入,而这些小品牌的企业,他们一般是采取代加工的形式进行生产的。

另一位化妆品行业资深人士也对记者表示,微商上的面膜品牌大多是找代工厂加工的,“有些根本不懂的面膜的企业,也着手做面膜。就是因为这些人有渠道、有资金,以投机或者投资的心态来做面膜,来挣快钱,所以他们就不会从产品功能出发考虑,而是从什么卖得最火的角度出发,造一些很新的概念,通过强大的渠道发散找代理商,让货下沉下去。有时候货并没有到终端卖掉,而是堆积到各个层级的代理商那里。”

而广州发达的化妆品代工业,更令制造一款面膜变得非常容易,在业内看来,“一款面膜,重要的就是品牌和配方,品牌设计容易解决,而配方更容易。”目前,市面上大部分的面膜配方来自于化工厂的现成配方。“一般化妆品生产厂,都会从上游的化工厂直接进口原料,这些原料大多按照基本配方组成的。”生产一款面膜平均时间为3个月至半年左右。

炒作概念是大部分“朋友圈”面膜的共性

相比蚕丝面膜的材质,补水保湿美白的初级功效,“朋友圈”面膜们制造的概念令人眼花缭乱。例如,声称能够在膜材上比蚕丝面膜优质,还能起到微整形的效果的“活性生物纤维面膜”,它声称以生物技术为核心,纳米级制作工艺,经过长达数十天与人体体温相同的恒温培养发酵而成。有了高大上的功能概念,各品牌也是铆足劲比拼营销概念。比如创造“1231人同敷面膜”的新吉尼斯世界纪录称号,成功吸引眼球。

当然,最终决定销量的还是微商队伍的建立,“随便发发朋友圈,就能致富”的概念成为吸引众多普通人加入面膜代理的关键因素。于是,类似前文所称的“五级三阶”微商代理制度,在面膜微商体系中非常普遍,因为不同层级之间的价差意味着巨大的利润空间。此外,利用旅游奖励、进阶奖励等方式吸引小微商们的加入,也是不少“朋友圈”面膜品牌们惯用的手法。营销陷阱

800万人在微信上卖面膜,他们究竟是怎样“赚钱”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