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赚钱

  昏暗的灯光下,《最炫民族风》的音乐声震耳欲聋。

  这是深圳富士康观澜厂区南门口地下一层的“夜鹰”迪吧,邻近国庆节的一个夜晚。

  晚10点左右,一个女孩换下轮滑鞋,来到内场。她在手机短信指引下,走到一个灯光昏暗的角落,见面时她脸上犹带着警惕的表情:“是你?我就是小雪。”

  这是一个21岁的四川女孩。她穿着牛仔短裤、帆布鞋,消瘦的脸上画着淡妆,带着一丝稚嫩的风尘气。她不漂亮,但胜在年轻。

  她坐在记者身边,自顾自地开了一瓶啤酒,主动攀谈起来:“你看起来像文化人啊?不在富士康我想赚钱吧?”

  小雪最初现身是在QQ群中。在当地,厂妹用QQ招揽生意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在记者加入的“观澜富士康厂妹”、“深圳龙华富士康激情”、“观澜狼友群”等十几个QQ群中,厂妹的身影不时出现。

  白天,这些QQ群经常会陷入死寂。入夜之后,群内便热闹起来。只要在群里发个“求厂妹”的消息,便会有形形色色的异性头像在电脑右下端闪动。

  小雪的身影就夹杂其中。她发来了几张不露脸的暴露照片,展示其年轻的身体,“我叫小雪,富士康兼职厂妹。时间:每天7点下班后。地址:观澜富士康南门XXXX附近酒店开房都可以。200一次,400两次,包夜600到800。电话:。”

  她特意强调她不专业,“找专业的请绕路”。此外,她还在QQ空间里注明:“晚上7点后打电话给我,白天一律不接单”。

  发这条消息时,QQ空间显示她所在地址为“深圳市富士康科技集团研发中心”。

  白天,她的生活似乎固定为几个点,QQ空间里显示的地址总是“深圳市富士康集团XX科技园”、“深圳市富士康科技集团西二门”等寥寥几处。

  然而入夜,她便出没于工厂附近的各个迪厅,等待向未曾谋面的人出售身体。

  坐到记者身边时,她再次强调:“我是兼职,不专业噢。要找专业的,找别人撒。”

  一男工在她的QQ空间留言说:“长得不咋滴呀,档次不行!”小雪针锋相对地回复:“玩不起就别装!”男工不服气:“哥,不是玩不起,而是怕你玩不过我!”小雪不屑地反驳:“姐玩过的男人,比你吃的饭还多。”

  10月1日,她发了一条QQ说说:“国庆节和姐妹们外出旅游,6号以后开始接单。”

  几天后,小雪QQ空间显示的地址变成了“香港”。

  比起小雪和她的姐妹,康静更加“不专业”,她连拉客专用的QQ号和广告词都没有。想做兼职的时候,就随便找个QQ群喊。她的QQ签名写着:23岁以上勿扰。

  从文静的穿着上,看不出康静在做地下皮肉生意。她身上惟一艳丽的地方是指甲。在给记者展示工牌的同时,她不忘秀一下指甲。长长的指甲上,涂着几种明暗各异的颜色:“好看吗?这是我自己做的。”

  对于皮肉生意,她从无道德上的负担,“我自己也有需要,还有钱拿,这买卖咋了?交个男朋友,本姑娘说不定还要倒贴”。

  卧底QQ群期间,最意外的一个受访对象是婷婷,她的网名是“爱你一万年”。

  “多少钱?”国庆节那天,她从QQ上发过来三个字。

  “你问我?你平时怎么收费?”

  “我不知道……我不漂亮,我也没做过。我就是好奇,做这个是不是很赚钱。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为什么好奇这个?”面对这个问题,她沉默了。

  几十分钟后,她的头像再次弹出,信息框里只有四个字:“我想赚钱。”

  

下水的理由

我想赚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