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持牌人 珠海出租车行业这样改行吗?

的哥收入减少,除了互联网专车的兴起,竞争加剧、道路拥堵也是一个原因。南都资料图

珠海两会之热点

互联网打车软件和专车的兴起,让传统出租车行业陷入困境,这也成为本届珠海两会关注的一个热点。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纷纷提交建议,就如何解决出租车困境出谋划策。除了打击非法营运车辆,还有政协委员呼吁,出租车向专车学习,采用专车模式运营,取消持牌人环节,从而将出租车价格降低一半,回归公共交通属性,提升竞争力。这些建议是否可行?能解决的哥的困境吗?

困境:收入下降,客源减少

珠海”最美的哥”、市人大代表李基袖向两会提交了《关于严打各种非法营运车辆的建议》,质疑非法营运车辆的快速发展,除蓝牌车(黑车)外,还有滴滴专车、滴滴快车、电动三轮车、摩托车、人力三轮车,数量多,车型杂,不仅给交通带来巨大压力,也使老百姓的人身安全得不到有效保障,并令出租车行业陷于水深火热中。

李基袖昨日表示,十几年前,司机如果勤快,跑两班每月能挣一万多,但现在为了安全,正规化管理,一台出租车需要两个人分两班跑,几年前,一个的哥一个月还能挣4000多块钱,如今物价涨了,收入反而降到了3000多。

的哥收入减少,除了互联网专车的兴起,竞争加剧,道路拥堵也是一个原因。李基袖说,他们做过测试,原来一台出租车一天能跑300多公里,但现在交通越来拥堵,一般只能跑200多公里,最多250公里;四五年前,一天能拉45单,现在降到了约37单,减少了近十单。

“我个人不反对专车,专车确实给很多市民提供了方便,但我们希望能够有一个公平的市场环境,大家站在同一起点上,”李基袖说,的哥一天的份子钱约300元,只有挣够了份子钱余下的才是的哥的收入,压力确实很大,而专车司机,只要你有一台车,接入软件就可以拉客,除了汽车本身的保养等费用,几乎没有什么成本。

李基袖建议,市交通执法部门联合公安、交警等有关部门长期不间断严厉打击非法营运车辆,特别机场、横琴关口、拱北关口、九洲港作为重点打击对象,然后对南屏街口、嘉园、明珠轻轨站、拱北一带、夏湾一带、香洲码头等大的集散地作为第二波打击对象,并呼吁交通职能部门建立全日制的举报快速反应平台,并完善奖励机制,鼓励市民、出租车举报非法营运车辆。

调查:八成受访者认为专车更好

但另一方面,相当多的市民对出租车的服务质量感到不满。南都记者昨日就专车和出租车哪个服务质量更好的问题通过网络、电话等随机询问了30位市民,超8成受访者认为,出租车服务不及专车。只有约一成多受访者认为,出租车服务更好或差不多。

市民张先生说,他乘坐的士,好几次看到司机一边打电话,一边开车,下车拿行李慢了点也被司机抱怨,自己坐车反而很受气,“专车司机给你开车门、拿行李、下雨打伞,服务好得多。”

更多的不满则集中在晚上下班高峰时段,的哥以交班为由拒载以及挑客的问题。市民刘女士说,其几次在拱北口岸打的士,司机一听只是到南屏,觉得太近就不愿去了。

市民陈先生是对出租车服务表示满意的支持者。他说,几年前,珠海的出租车拒载、绕路的情况比较多,但这两年他觉得服务质量明显提高了,管理也更严格了,现在他对出租车基本满意,只是晚上高峰期确实很难打车,一些偏僻路段车太少,但这跟出租车运力、资源配置有关,不应迁怒到的哥身上。

建言:政协委员吁取消份子钱

如何解决出租车行业困境,市政协委员曾志还向两会提交了《关于重新科学规划珠海交通,缓解道路拥堵的建议》,呼吁继续对出租车牌进行分拆,同时研究考虑赎回所有牌照废除出租车专营权的可能性,取消持牌人的中间环节,让人牌合一,除车辆折旧,油费(电费)和少量的管理费之外,出租车主要的收入应归司机,“珠海市民的广大利益不能被几百个持牌人绑架。”

曾志说,近期有一些出租车司机提出要加价,其实还应再降一倍的价钱。出租车作为一种公共交通工具,就应该回归公益属性,不应以盈利为目的。现在有关部门反复强调出租车持牌人的利益,曾志认为应该取消持牌人这一环节,取消份子钱,出租车价格降一半是完全可能的,这样的哥负担也减轻了,竞争力调高了,也能鼓励更多市民乘坐出租车出行,减缓私家车的快速增长。

他介绍,台湾桃源县已经废除了出租车牌照的限制,桃源县人口与珠海相当,现在的士有3万多台,珠海才2000多台。

模式:出租车应向专车学习

曾志也对出租车目前满大街跑兜客的营运模式表示了质疑,称应该用技术手段将市民出行需求与的哥的揽客衔接起来,出租车应向专车学习,采用电召的方式,这样的哥也轻松。

与不少的哥呼吁打击专车相反,曾志表示,应学习深圳的经验,支持专车在珠海的存在,那些企业自己购置的专车,国家的态度已经很明晰,深圳、上海都合法化了,对于那些私家车从事客运运输的,目前还存在争议,但任何一个政策的出台,都要从方便市民的角度出发、设计。

市人大代表张亚隆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认为新的模式出现,游离在监管之外不足为奇,政府应考虑的是如何规范管理,如何扶持新兴产业,如果政府作了规范、管理之后,再打击那些仍不符合条件的专车,这样更合情合理。

部门回应

市交通运输局:

将深化出租车行业改革

针对曾志提出的取消持牌人等中间环节,降低的哥成本和出租车价格的建议,珠海市交通运输局相关负责人昨日作了回应,称珠海、深圳、广州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原来都肩负先行先试的使命,对出租车营运牌照拍卖的做法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参照港澳模式开展的,当时港澳有很多制度都比较新,出租车牌照拍卖就是其中之一,引进后如今看来似乎不妥,但作为一项政策,应该有延续性,政府也必须尊重历史,不能说取消马上取消,但作为改进,自2012年开始,珠海一直开始对原有的牌照进行拆分,至2015年已经增加1000多个车牌。

针对一些市民抱怨出租车服务不及专车,该名负责人说,出租车是公共交通的一部分,本质是服务大众,服务质量是第一位的,在提高出租车服务方面,从未放松,比如绕路、拒载,市民投诉后都会及时查处,出租车服务质量不断提升。

至于出租车如何改变现有兜客模式,能否学习专车的建议,该名人士称,目前在正在研究如何深化出租车行业改革,调研周边城市和先进地区的成功做法,并结合珠海的实际情况,对出租车行业进行改革,目前国家即将出台关于深化出租车行业改革以及网络约租车两个意见,待出台后,珠海将根据意见并结合珠海实际,不断改革优化,提升珠海出租车行业的竞争力与活力。

对话

南都:相当多市民抱怨出租车服务不及专车,认为要提高竞争力需要改进服务,你也是的哥,怎么看?

李基袖:市民对我们的批评,意见无可厚非,我们要虚心接受,现在的哥压力大,一天都在路上跑,确实会影响到情绪和服务质量,但大家也应该看到的哥服务一直在进步,原来司机开车打尖插队很普遍,现在因为查得很严,基本上没有了。

南都:有些的哥提出应提高起步价,你认为这能解决行业困境吗吗?

李基袖:我不是很认同,一方面你提高了价格,钱未必能落进的哥的口袋里,持牌人看你价格涨了,很可能提高份子钱,另一方面,如果专车、互联网打车还存在,你提高价格,反而会导致客流越来越少,提高价格对于的哥来说未必是好事。

南都:有政协委员提议取消份子钱、出租车管理公司等中间环境,降低的哥负担和出租车的价格,提升竞争力,你觉得可行吗?

李基袖:现在谈取消为时尚早,除了这几年政府投放了一批无偿牌照,原来的牌照都有持牌人,你要取消份子钱,取消出租车管理公司,前提是先得将牌照全部收回国有,然后设定标准和门槛,政府不用投钱,谁想干这一行,符合条件的自己出钱干,这是一种路径,但现在很多牌照都有主,短期内没办法实施。

南都:有政协委员建议出租车效仿专车的模式来运营,你怎么看呢?

李基袖:我不赞同,现在专车的运营模式只能作为补充,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用打车软件,二是用打车软件经常要等十几二十分钟才能到,我们在大街上跑,碰到了,有些乘客一分钟都不用等,马上能坐上车,效率更高。但我同意除了现有的兜客方式,还可以借鉴专车的叫车模式,一起开展,这样能拓展的哥客源,解决原来非高峰时段找不到客。

 

取消持牌人 珠海出租车行业这样改行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