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首起上亿民间借贷崩盘调查:抵不住1月赚几万诱惑

一夜之间,“占军辉卷款逃跑”的消息让江西崇仁这个小县城炸开了锅,对航埠镇的占家村村民来说,不亚于8级地震。

占军辉长年在东莞打工,就是这个初中没毕业的28岁年轻人,在半年时间内,向占家村及航埠镇村民吸收存款数千万元,再加上崇仁县及在外务工人的存款,总额过亿元。

10月中旬后,占军辉便“人间蒸发”,这让通过借高利贷、用房产抵押从银行贷款、变卖猪牛等途径筹钱存款到其名下的村民们几近绝望,这些试图通过“高息生钱”途径发家致富的村民,称自己的损失及债务在有生之年都难以偿还。

如今,全国信贷紧张、银根紧缩,温州民间借贷崩盘现象频发,不少民间筹资向内地转移,民间借贷在内地城市有愈演愈烈之风。

11月9日,江西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麻智辉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全国大部分地区中小企业融资困难,这给民间资本提供了市场。如何正确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市场,并向公众宣传非法高息融资的风险,以防民间借贷崩盘事件发生,是当前的一个严峻挑战。

小城“地震”

占军辉消失的消息,在崇仁县引发了一场地震,震源就在航埠镇占坊村。

最早发现占军辉消失的是航埠镇的陈小强(化名),他于10月9日通过银行给占军辉汇款17.8万元,也是最后一批给占军辉汇钱的人。次日,陈小强便听到占军辉要崩盘的风声,于是他打电话给对方要求退钱,占称第二天(10月11日)给他回款,最迟不超过10月12日。

陈小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10月11日他没有等来汇款,有点坐不住了,拨打占军辉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此后,占军辉两度变换手机号码联系他,承诺在两日内还钱。但是,陈小强等人一分钱都没等到。占军辉彻底消失了。

10月19日,陈小强到崇仁县公安局报案。那天,报案的有上百人,“简直要把小小的公安局挤爆了,听说笔录都做了3天”。

报案的人,大部分是航埠镇占坊村及邻村的人。报案记录后面,是一串长长的名单:宁财保投入1180万元,占福良投入314万元,黎友生投入400万元,占小明投入63万元,邹团祥投入30万元……所有借钱给占军辉的人,都没有打借条。

陈小强说,他最后一次见占军辉时,对方告诉他,占坊村投入了3700万元,还有周边村子及崇仁县其他地方的存款。“占坊村的投钱户最多。不过数额较大的都来自外村,总额超过亿元。”陈小强说。

航埠镇占坊村的人聚在一起,无不痛恨咒骂占军辉。

江西首起上亿民间借贷崩盘调查:抵不住1月赚几万诱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