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二,人民想念tony老师!理发成了全国男人梦寐以求的事

在2019年一季度、上半年、前三季度,飞科电器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都是负增长,2018年的业绩增速也创2016年上市以来的新低。从2019年上半年来看,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核心产品电动剃须刀卖得不好。

2019年上半年,飞科电器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下降5.01%;净利润为3.37亿元,同比下降%;扣非净利润为2.90亿元,同比下降%。具体到产品上,电动剃须刀的营收从上年同期的亿元下滑到了亿元。

即使电吹风和电动理发器的营收出现一定程度的增长,也没有抵消掉电动剃须刀下滑的那部分,因为电吹风的营收占比过大。飞科电器在财报中特别提示,较为依赖的产品销售给公司经营带来一定风险。

飞科电器董秘方面则向市界表示,2019年个人护理电器行业竞争日趋激烈,公司于2018年进行的渠道调整对2019年上半年业绩仍存在一定影响。对此,公司已于2019年进一步加大研发投入力度,并持续优化产品结构,不断向市场推出新品。

疫情之下,飞科电动理发器在各大电商也意外热销,对飞科电器来说,当然是好事,但是公司具体的业绩情况,还得看2020年一季报的表现。

对于疫情对公司是否产生较大影响,飞科电器董秘方面告诉市界,公司已于2月10日复工,目前公司库存较为充足。

03

理发店绝非暴利,资本也想分一杯羹

近年来,理发价格越来越贵。在一线城市,理发一次动辄几十上百元,烫染护理的价格也集中在五六百甚至千元以上。这让不少消费者都觉得理发行业是暴利,可在从业者看来事实却并非如此。

“一个补课老师一堂课要收入几百上千,她付出的是时间和知识,同样放在我们身上就变暴利了。”李晖觉得说理发是暴利行业的人大都只看到了表面现象,没有看到他们工作的辛苦和代价。理发店的营业时间一般是早九晚九点,要是有个别客人来晚了,根本说不好几点下班。

李晖向市界感叹:“都说暴利,可我没见几个靠美发发家致富的,因为工作需要,很多人穿得很时髦,但其实兜比脸干净。”

装修理发店时,李晖的一个电工朋友来帮忙干活。吃饭时,朋友跟李晖说,理发这门生意真好,一把剪刀、一把木梳就把钱挣到手了,真是暴利。

李晖笑着回应朋友,如果咱们不是朋友,你来给我干活,就拿一把螺丝刀接一下电线开关,一天怎么也得赚五百块钱吧,你就一个人,我还有房租水电。

二月二,人民想念tony老师!理发成了全国男人梦寐以求的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