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入侵时间

13年前的孙渤,作为中国年轻的外交官,可谓意气风发,从科威特到埃塞俄比亚,从埃塞俄比亚重返科威特,再从科威特辗转津巴布韦。

  科威特当地时间1990年8月2日上午,伊拉克10万大军入侵科威特。当时,孙渤在中国驻科威特大使馆商务处工作,并曾3次随商务参赞李殿元外出考察。当时,科威特80%的高产油井均被炸毁和爆燃,形成昼夜同为黑色的污染奇观,科威特也因此被西方媒体称为“人间地狱”;水源被严重破坏;平均每平方公里至少有50枚地雷;大量枪支弹药散落民间,空气污染非常严重。当时油烟污染的严重程度足可熏死飞禽,当地的羊被宰杀后发现肺部变黑。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生活,对身体健康的破坏程度让人难以想像。因此,当时到科威特实地检测的中国大气专家抵达后不久,便迅速离开。而科威特在收复失地后,老百姓也不急于重返家园,而是纷纷逃向国外,且政府还资助逃亡,并严格限制重返科威特的各国外交使团的人数。

  海湾战争后美国军人所得怪病的症状,在孙渤身上全有。1991年起,他开始全身难受。孙渤现在的症状主要有五大方面:一、不分时间地点地呕吐,10多年来一直未断,每逢有事必须预先吃药;二、呼吸急促、困难;三、情绪不稳定,易发脾气;四、记忆力严重衰退,与人见面前,先要在小本子上写好谈话内容,谈话时不停翻看;五、有时觉得自己精神上可能有问题,但有些医生否认。好几年前,给他看病的著名中医王绵之教授就曾强烈建议孙渤不要生孩子,因为即使有孩子也是畸形。而8月入侵时间实际上,孙渤的精子质量存在严重问题,性功能大大弱化。孙渤1994年结婚,爱人曾妊娠一次,自然流产,后一直未敢生育。苦守多年的妻子已经离开了他。2002年北京隆冬的一个下午,王教授再次给孙渤把脉后说,他的病情恶化了。经多方医生诊断,孙渤等几个人的染色体严重变异,身体的免疫系统、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呼吸系统、生殖系统等均遭到严重破坏。

  王绵之教授亲自诊断过的类似孙渤这样的病人已不止一个。据了解,类似的病情,在中国至少还有10例。这还不包括那100多名并不为人所知的中国赴科威特灭火队员的情况。李殿元,原中国驻科威特商务参赞,孙渤的老上级,一个“干活像疯子似的”外交官,现在退休在家。当初回国时,几乎与孙渤同时犯病,经常喘不上气,即使在夏天出门也得戴口罩。从不抽烟的李殿元被医院查出肺部存在严重问题。夫人从科威特回来后,不久就患了癌症。

  秦鸿国,曾任中国驻利比亚大使,在海湾战争时期,秦鸿国是中国驻科威特使馆临时代办和代理党委书记。他从科威特返回后,经常抑制不住地咳嗽,经医院检查,发现其肺部有问题。

  李国林,原中国驻科威特大使馆的国家特一级厨师。出国前身体一切正常,从科威特紧急撤回后一直感到疲劳、腰痛。他一直以为得的是感冒,一个月后再检查已是“肝癌晚期”,一年后病逝。还有一位中建公司青岛项目组经理,曾承接海湾地区重建项目,但其回国一年后死亡。

  曹彭岭,中国老军事专家、驻外武官,海湾战争后中国第一批重返巴格达的工作人员之一。从1991年3月5日到1993年8月,他一直待在伊拉克,现退休在家。他说,从1996年起,他开始感到身体不适.每天下午都有一种热气往上涌的感觉,下午4时后工作效率非常不好。现在,病情还在恶化,身体消瘦得厉害。

  有知情者指出,在动荡的国际环境下,我国在境外患病、致残甚至死亡的人数在增加。他们回国后也会面临类似孙渤的遭遇。他呼吁,中国应该就此展开深入广泛的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立法,建立专项基金,以救助相关病人。

8月入侵时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