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中军能否拯华谊兄弟?去电影单一化战略致公司陷困境

  当时外界便开始担忧华谊兄弟不断并购带来的财务风险,华谊兄弟却坚信此举是在为未来的预期买单。

  然而,华谊兄弟对未来的预期并没有看准,当初的高价收购并没有带来后续资产价值上的提升,反而加重了其财务上的负担。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三季度末,华谊兄弟商誉余额达亿元,其中就包括收购东阳浩瀚形成的商誉余额7.49亿元,以及收购东阳美拉形成的商誉余额7.44亿元。

  事实上,很多公司在经历高速发展期后都会走上多元化发展的道路。王中军强调“去电影单一化”的战略,其实也是在遵循“不要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风险控制意识。

  但是,任何一家企业在进行多元化战略时必须得分清主次,否则在分散风险的同时也会让自身业务陷入一盘散沙的困局。对于华谊兄弟而言,在进行多元化战略的同时,其实也应该紧密依靠核心业务“电影”这棵大树,然后再向外蔓延多条枝叶,而不是本末倒置。

  3

  2020能否化险为夷?

  经历了惊心动魄的2019年,接下来的2020对于华谊兄弟而言显得极其关键。

  此前王中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20年是公司的生死存亡时刻。当被问及华谊兄弟严峻的财务状况时,他自信地表示“扭亏是肯定的”。

  2020年的确将成为华谊兄弟的生死时刻。因为按照创业板的相关规定,如果华谊兄弟在2020年不解决盈利问题,那么其将面临退市风险。

  至于如何安稳度过2020年,王中军称努力的目标是把公司的流动性做好,同时把已经拍完未能上映的电影努力调整在今年上映。

  显然,财务上的流动性,以及电影的顺利上映决定着华谊兄弟今年能否顺利给市场交上一份满意答卷。

  华谊兄弟并非没有考虑到2020年所面临的状况。在去年的危机之时,华谊兄弟就已经在为今年的大考做准备。

  比如在财务层面上,华谊兄弟在去年年底就在为今年的流动性准备救急粮草。

  2019年12月,华谊兄弟将其持有的卖座网4%的股份转让给卖座网CEO陈应魁。通过此次交易,华谊兄弟预计能获得约万元的收益。

  除此之外,华谊兄弟还分别向浙商银行和招商银行申请了为期一年的2亿元综合授信,以此来缓解今年的流动性压力。

  当然,抛开财务层面来看,电影业务的成败才是决定华谊兄弟能否安稳度过今年的关键。

  放眼望去,对于华谊兄弟而言,2020年的电影市场是压力与机会并存的一年。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经济打了一个喷嚏,也让电影产业染上了一场感冒。春节档和情人节档的影片相继退出,整个2月国内电影市场呈现出一片空白的颓势。

  目前,疫情带来的影响仍未消散,按照当下的形势预计,或许暑期档电影市场才能出现回暖苗头。而据中商产业研究院估计,今年国内电影票房将比预期减少百亿元左右。

  不过,尽管疫情凶猛,电影市场受到冲击,但华谊兄弟今年待上映的影片依然有抗打之作。

  比如,贾樟柯执导的《一直游到海水变蓝》已经取得公映许可。另外,《美人鱼2》《侍神令》《阳光不是劫匪》《749局》等影片也都已经进入后期制作阶段,像《美人鱼2》《侍神令》等作品显然具备强劲的市场号召力。

王中军能否拯华谊兄弟?去电影单一化战略致公司陷困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