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开工到开业仅四周 爱问知识人

1月13日傍晚,慈溪市政府广场旁一座刚落成的羽毛球馆里,6个羽毛球场地挤满了打球的人。这座名为“天羽”的球馆,也是前段时间慈溪的热点话题之一。因为这是第一家由两位慈溪本地民营企业家出资建造的体育基础设施,同时也是慈溪惟一的羽毛球单体球馆。天羽球馆的主人是慈溪两家规模不大的民企。2005年5月的一天,这两家企业的老总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投资200万元,建造浙江第一座全“民”羽毛球馆。

20个慈溪人 就有1个进球馆

1月13日,慈溪迈思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方曙光拿到了天羽球馆的上月财务报表,这份报表显示:去年6月才开业的球馆,12月份的营业额达30465.3元。

这比当初方曙光定下的月营业额10000元的目标,整整高出两倍。天羽球馆每月各项成本支出在10000元左右,按这个盈利速度下去,8年左右的时间,他就能收回投在球馆上的200万元。

天羽球馆收费标准是35元/小时(优惠卡8折),共有6块标准场地,每天早上6点半开业,晚上10点半关门。月营业额三万元,意味着每天每块场地平均要打满6小时。如果每块场地有4人同时打球,每次打一小时,就相当于每个月有4300人进出球馆,一年下来达5万多人,相当于慈溪市人口的5%!

球馆运营前,方曙光还一直盘算着:先让球馆亏损半年,然后再想办法赚钱。“当时我们只想着,造一座羽毛球馆来解决市民没场地可打球的难题。”方曙光至今还记得当时很多人对此事的态度,“很多人都劝我,不要做这件事,因为投资体育场馆建设的回报周期很长,很长。”

不过一个月后,方曙光还是与浙江天鸿钢结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甘明根,在慈溪市政府边的空地上,进行了这场投资体育场馆的民企试验。

建造球馆仅用了1个月

做体育场馆项目,除了资金外,还必须找到懂行的人来运营,而这是方曙光和甘明根投资体育场馆建设的最大收获。

有个细节值得注意:建筑面积达2000多平方米的天羽球馆,从去年5月底设计建造,到6月25日开业运营,仅花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让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

方曙光的企业是做电子感应设备的,球场上的感应电灯都是厂里供应的,而其他一些小设备和配件,只要在慈溪有生产,一个电话便会拉来一车子。得知方曙光要造羽毛球馆后,他的朋友们便主动出面张罗,从球馆场地的建设到看台座椅的制作,到处有其他民营企业家的身影。

“这个球馆体现了我们民企办事的高效性。”方曙光拿出当时开业的一张照片笑着说,这完全靠大家一起帮忙。”“有了这次成功经验,我们还会投资更多的体育设施建设项目。”方曙光透露,慈溪周巷镇几家民企正在谋划建设一座综合性体育场,估计投资6000万元至7000万元,虽然和大型体育场的投资还不能相提并论,但对缺少体育设施的县级市来说,不失为一种有意义的探索。

靠球吃饭民企吃出经验

方曙光认为,与篮球的普及程度相比,羽毛球在国内的普及程度并不算高,球馆要想生存或者赢利,只有脱离“球”来运作。

脱离“球”运作,就是把赢利方向从“靠球吃饭”转移到“靠球馆整体吃饭”上。在欧洲很多体育场所提供给客户的服务并不在于体育运动本身,而在于其配套设施的完善程度。场馆之中的浴室、服装商场、餐厅或者咖啡吧,都是可能的赢利点。

因此,除了开展普通的会员服务,方曙光正在积极考虑其他增值服务。他找了一位前全国羽毛球比赛亚军来球馆指导小球员训练,打算为球馆培养一批稳定的客户。一位工作人员说,得知有羽毛球培训班后,市民纷纷把自己的孩子带过来,第一期的儿童班报名数就超过了规定的20人。

其他一些相关业务也正在陆续开展起来。方曙光说,馆、训练班、浴室、羽毛球用品店只是球馆经营的第一步,接下去球馆门口的空地可能改为篮球场、球馆内也会增加茶吧、健身操等项目。“原来设想,这个项目建设后不再让企业投钱就算是成功了,可没想到那么快就赢利了。”慈溪市委副书记孙国平说,这个球馆一旦办成功,对慈溪民企投资体育、文化以及其他基础建设,带来相当大的标本意义。

可望化解“体育赚钱难”

一位浙江体育界权威人士说,天羽球馆不但踏出了民企投资基础体育设施的第一步,也是对“体育到底赚不赚钱”的一次可贵尝试。

杭州和温州有很多政府投资、民企运营的球馆,如今不少步履维艰。杭州某家羽毛球馆负责人说,杭州大概有三十多家对外开放的球馆,收费标准从10元到25元不等,不少球馆除了周末,平时都是门庭冷落。

“这就是政策吸引力与市场原动力不足的原因。”浙江省中小企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应云进说,过去由于体育场馆收益空间有限,民间资本宁愿每年投入两三千万元冠名足球俱乐部,但也不愿用同样甚至更少的钱去建体育场馆和群众健身场所,因为前者在广告、门票、转播权分成及获取知名度等无形资产上获得的回报更可观。

浙江省体育局在2004年做了一次体育场地普查,当年浙江民企总共投入6.16亿元,用于建设1872块标准场地,其中59.5%属于公益性,而经营性场地占40.4%。

“这说明民企投资体育事业的兴趣非常大。”浙江省体育局规划财务处处长王福根说,大型体育场馆的“一次性消费”现象目前还屡见不鲜,一些大型体育场馆已成为当地政府的财政难题,政府也正在研究解决矛盾的具体方案,“民企此时的介入,在某种程度上正好为政府解决这一难题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

■新闻链接

1月11日,浙江省政府公布的《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实施意见》明确:支持浙江非公企业投资发电行业及从事电力安装、设计、施工等辅业;允许符合条件的公司制企业申请经营增值电信业务;鼓励非公企业参与铁路建设经营;允许非公资本按照政府规划投资建设加油站及仓储设施,从事成品油零售经营业务;允许非公资本按照我国加入WTO承诺的时间进入成品油批发业务领域。

对于当前很多浙江民营企业关注的矿产开发,《实施意见》指出:在国家统一规划的前提下,除法律法规另有规定外,允许具备资质的非公企业依法取得矿产资源的探矿权、采矿权;除国家规定的金、钨、锡、锑、稀土等保护性矿种实行计划产销外,非公企业可依法自主销售其开采的矿产品。

此外,《实施意见》还就支持非公资本进入市政公用事业和基础设施领域、社会事业领域、投资现代服务业和现代农业,以及允许非公资本进入国防科技工业建设领域等作出了规定。(记者胡俊超 都市快报)

从开工到开业仅四周 爱问知识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