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称做寝室超市的“宅米”未来不靠卖零食赚钱

“互联网是对生活的一种补充,比如饿了么,是对堂吃的补充。我们不会取代超市,但这(宅米)是对生活的一种补充形式。”作为上海宅米最早的三个创始人之一,戴文博现在的职位是宅米的华南大区经理。他告诉《好奇心日报》,现在他们的理念是:人人都可以开超市。理念往往比现实要超前一点。目前,宅米依然是一家根植于校园的 O2O 服务平台,覆盖约 70 座城市,800所高校,专注做“开在寝室的”,销售饮料零食为主的快消日用品:3 元起送,5 分钟送货“上床”。宅米的核心创始团队是一群休学后连续创业的 90后大学生。今年,宅米一共进行了四次融资,总额超过数亿人民币,投资方包括分期乐、贝塔斯曼、美团等等。而这个年轻的公司其实只成立一年不到。他们的商业模式也才刚刚初步成型。同样是针对大学生人群,在此之前,宅米主打的是“蜘蛛侠超市”,周边商户入驻,物流则全部由宅米自己的“蜘蛛侠”团队完成。你也许曾经在上海交通大学校园目睹过打扮成蜘蛛侠的快递员在送货,那就是他们的员工。现在,他们在全国各个高校雇有 2 万余名学生楼长,每个人负责一栋楼的订货、配送,满足那些 5 分钟以内送达的即兴需求。其实,高校中早已有许多学生自己进货,在寝室楼里开店卖零食,宅米做的是提供货源和统一的平台,降低这些的成本。施乐峰(化名)是上海某高校的大二学生。大一下半学期,他干了两个月的“楼洞店长”。他说,宅米的规矩是每天保证营业 5 个小时,其中晚上 9 点到 11点半必须开店,另外两个半小时由店长自由分配。你可以在 APP上自己选择进货的种类、数量,由宅米员工送到寝室区门口。“一个月大概能赚一千元左右。”施乐峰表示,“群里当时有三十多个楼长,大多数是女生。”这些店长是宅米最核心的资源。目前整个团队里市场人员占了70%,他们的工作就是发展更多的店长。其中一个明星案例是:凭借一人之力击败了当时楼内其他的竞争对手,甚至有能力销售比市场价更高的零食和饮料,而现在他已经被提拔为区域经理了。“一旦这个人对整栋楼的同学有很大的影响力,当有创业公司,比如外卖 APP 来推广自己的应用,楼长也能拿到分成。”和宅米同一类型的公司,还有 59 Store 、8 天在线、校呵呵。前两家同样在今年宣称拿到了过亿的融资金额。这些高校 O2O公司都采用了雷同的模式:从高频次、标准化的快消零售切入,迅速做大规模。但他们并不靠零售赚钱。由于客单价低,毛利上不去,零售本身无法带来可观的盈利。宅米这样的公司想要创造的是一条校园内的渠道。在戴文博的描述中,宅米在全国“占领” 了 2 万栋宿舍楼,它们就相当于 2 万个营销中心。如果任何一个 APP和服务要进校园做推广,楼长拥有的影响力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这就是校园渠道的价值所在。高校覆盖率和宅米基本持平的 59 Store 同样走的是这条路,希望通过快速渗透来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和服务空间。在 59 Store的官网上你可以看到十分类似的“夜猫店”、“零食盒”以及“59 金融”。在所谓的“59 金融”里面,就有客户的身影。于是你可以隐约瞥见来自上方的那些更大的互联网公司,他们看重的是宅米、59 Store 所占的校园渠道,以及他们更高效的地推人员(学生自己)。其中最典型的是校园分期购物平台分期乐,这家公司提供面向大学生的小额贷款和分期购物平台。他们能为没有信贷能力的大学生累计消费记录,而分期乐现在已经是最大的分销商。月,分期乐就砸下数千万美元对宅米进行投资,你也许一时很难理解他们要怎样进行合作——“前期我们靠分期乐的地推资源迅速打开更多城市,后期,他们靠宅米的校园渗透力,使地推工作更有效、成本更低。因为分期乐的地推人员是没有基础工资的,但宅米的店长就不同。”通俗一点来讲就是:京东花了一大笔钱投资了分期乐,希望覆盖京东白条无法占领的大学生人群;然后,分期乐又花了一笔钱投资宅米,对他们而言,相当于外包了一个市场部,花钱雇了一群市场地推人员。未来这群人就是像施铄峰这样的学生。尽管流动性大,但是有了每个月零售收入的基础,宅米就能偶尔让他们干一些额外的活——比如说推广美团 APP。现在,社区类 O2O的战场已经有太多的玩家入局,但大学校园这个细分市场则相对封闭,我们最近刚刚报道了参加了开学营销大战的各种公司,他们想尽办法进入这个高校市场。其中,有电商巨头,也有创业公司,还有更多传统企业。他们都渴望影响这批未来最有消费能力的人。而像宅米这样的公司,可能是他们进入校园的新桥梁。(来源:好奇心日报 作者:朱凯麟)

号称做寝室超市的“宅米”未来不靠卖零食赚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