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票黄牛”赚取暴利 回国机票3万炒到10万 揭秘“机票黄牛”的暴利内幕

原标题:“机票黄牛”赚取暴利!回国高价票黑幕曝光:转手一次净赚10万 来源:和讯网

为了遏制境外新冠肺炎疫情输入风险,3月26日,民航局正式发布“一司一国一航线”的通知,国际航班进一步缩减。但随着海外疫情持续蔓延,以留学生为主的海外华人回国需求猛增,回国机票一票难求。

在这种供需紧张的背景下,有不法机票代理铤而走险,高价转卖回国机票,扰乱航空市场。业内资深人士对新京报记者透露,“黑”票代目前甚至已经形成了系统化高价倒卖机票的链条,层层加价。为此,不少行业人士呼吁航空公司和有关部门在特殊时期加强管理,维护航空市场的正常秩序。

3万元的全价机票,“黑”票代转手卖10万

3月26日,民航局发布通知继续调减国际客运航班量,要求国内每家航司至任一国家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外国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我国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每周运营班次均不得超过1班。据财新网报道,执行新规后,国际航班削减近九成。受新政策影响,回国的国际航班机票更加紧俏,东航3月28日发布的信息显示,3月29日-5月2日东航执行的纽约、多伦多、伦敦、悉尼、奥克兰、首尔、马尼拉至上海浦东等航班已全部售罄。

图/东航官网截图

国际航班不断缩减,回国票价尤其是直飞航班的票价随需求“水涨船高”。在民航局3月26日发布进一步缩减国际航班前,去哪儿网提供的数据显示,3月6日-3月15日,美国各地返回国内的机票均价上涨136.8%至13000元左右,欧洲各地返回国内的机票均价上涨173.5%至15000元左右。3月16日-3月23日,北美航线平均价格继续上涨至16000元左右,欧洲航线平均价格继续上涨至20000元左右。

图/去哪儿网供图

业内专家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对于航司来说,除了市场需求上涨,国际航班飞行成本的增加也是机票价格上涨的原因。一方面,虽然是往返飞行,但从国内飞往国外的旅客非常少,基本相当于“空机”飞过去,去程收入少但支出变化不大;另一方面,国际航班的机组入境后需隔离14天,这也增加了航司的成本。

图/3月中旬机票代理的朋友圈截图

回国机票本身涨价难买,黑心机票代理借此煽动恐慌情绪“顺水推舟”加价。据业内资深人士爆料,3月中旬时1万元左右购买的机票能卖到3万元左右。据新京报记者查询,3月6日-3月15日,美国各地返回国内的机票均价在13000元左右,其中包括纽约飞往北京首都机场的国航CA990航班,全价票最高为23240元,均价13000元左右,但“黑”代理在3月中旬就给出了3万元以上的价格。

图/微博截图

国际航班在3月26日继续缩减后,机票代理的加价幅度更加“夸张”。比如东航最新调整的伦敦-上海浦东MU552航班,经济舱全价票为26460元(不含燃油费及税费),机票代理则将4月3日的机票卖出了9.5万的价格。此前经济舱全价票为22620元的纽约-上海MU588航班,4月2日的机票已经卖出45999元的价格。国航最新调整的洛杉矶飞往北京的CA988航班,经济舱全价票为33600元,竟有代理挂出了近10天机票10.5万元的价格。悉尼-上海的MU562航班经济舱全价票为18550元,机票代理的价格达到了45000元。

图/业内人士提供的微信群截图

与此同时,业内资深人士介绍,这些机票代理还鼓吹公务舱、头等舱更加安全,目的就是卖出更高价格的机票。但实际上整架飞机使用同一套空调系统,并且所有旅客走同一条大通道、集中隔离检疫,公务舱并不会比经济舱的感染风险低很多。

图/民航局官网截图

在全价机票之上再加价出售,是违规行为。根据民航局发布的《国际航空运价管理规定》,凡由中国始发和(或)至中国的国际航空运价一般需要中、外方航空公司根据政府间航空运输协定协商确定,并向民航总局申报,经批准后生效。专家表示,其实旅客平时购买的机票大多是折扣机票,按照规定,机票代理只能在航司发布的机票正价(即全价)内进行调整,不能加价。擅自加价的代理人明显违反了民航局的相关规定。

与国内机票一样,国际机票的定价也有严格的规则限制。

根据民航局印发的《国际航空运价管理规定》通知(下称“通知”),要建立、调整、修改国际航空运价,中方(或外方)航空公司与外方(或中方)航空公司商定后,需要将拟实施的运价向民航局申报。

因此,与国内机票一样,国际机票也是有全价经济舱和全价公务舱的金额限制的,只不过平时供需没有那么紧张的情况下,航空公司都会在全价票的基础上发布折扣舱位的价格。

而当某条航线的机票供不应求时,票价自然会上涨,但并不能高于这条航线的全价票。民航局的通知要求,航空公司要调整国际航空运价,民航局会根据国家有关政策和当时的国际航空运价水平、市场情况以及货币兑换率的变化等来决定是否批准。

据记者了解,最近一段时间,随着国际航线回国需求的暴增,去程基本空机的三大航,的确陆续申请上调了相关国际航线的全价票。

比如国航伦敦希思罗到上海浦东的航班,3月20日之前出票的经济舱全价为16710元,3月20日之后上调到29860元,公务舱全价也从34170元上调到41690元。

东航伦敦希思罗到上海浦东的航班,3月20日之前出票的经济舱全价为25980元,3月20日之后上调到26460元,公务舱全价也从35420元上调到42880元。

然而,如今大部分旅客并不能通过上述价格买到伦敦回国的机票,最近几天,还能买到伦敦直飞回国机票的,经济舱不超过10万的已算幸运,公务舱更是突破16万,堪比公务机拼机回国单个座位运价。

多位业内人士对记者透露,从2万多的经济舱全价到10万元的实际成交价,背后其实经过了层层加价的多次转手,甚至加价方都不一定是拥有正规牌照的机票代理,而是拥有客户资源的黄牛。

有人采购,有人分销,层层加价,回国机票就在这样的利益链条中,被推的越来越高。

而按照民航局的通知要求,在经济舱或公务舱全价票基础上继续加价,是绝对违规的:“中、外方航空公司应确保本公司(或其办事机构)及其销售代理人实施业经批准的国际航空运价,不得以任何名义减收或加收额外费用(按有关规定代收的诸如机场费或税、保险费之类费用除外),代收费用一律在票证相应栏目内标明。”

“机票黄牛”赚取暴利 回国机票3万炒到10万 揭秘“机票黄牛”的暴利内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