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生意需要三个赢客户赢 时曾说 做任何生意 必须想到三个赢 第一个是客户赢 第

体验是这个世纪很了不起的一个技能,这个技能不是工程师拥有,不是老板拥有。体验是这个世纪人的情商造成的。上个世纪拼的是智商,这个世纪拼的是情商,而情商就是让人家舒服,让客户舒服,让合作伙伴舒服,没有比这个更重要,所以体验时代会出现女人越来越厉害。因为很重要一点,女人思考别人比思考自己多,女人要照顾老公、孩子,才考虑到照顾自己,男人基本上以自己为中心,所以你会发现无论在政界、商界妇女会越来越多。

阿里巴巴很有意思,我们公司可能是全世界IT公司中女性最多的一个公司,有一个美国记者问我,怎么那么多女孩?我说有什么问题吗?我还以为这个东西上市也不能上了,我们有46%的员工是女性,本来有49%到50%的,我们前段时间收购了两家公司,男人太多,把我们给降下来了。我们36%的管理层是女性,我们23%的高级管理层是女性,我们有女性的CEO、女性的COO、女性的CFO,我们从来没把她们当女性看过。因为我觉得首先她们是人,体验做得确实好,因为这些女性她懂得怎么去服务别人,怎么去理解别人,怎么去支持别人。这个也是非常关键的,21世纪很多东西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所以你的服务、你的技术再好,但是没有办法做到体验,也是不行。

我这儿没有说比尔盖茨,很多年以前我去了微软。有一个畅想未来的房子,说这是微软设计21世纪最牛的房子。我很好奇跑进去,半天以后跑出来,我说这个地方不行,这是工程师想象中,全是电脑控制的,吃药了几点钟跳下两颗药,如果程序出了问题,你跑也跑不出来的,没有体验的感觉。你舒服,你突然发现你是被电脑控制的,而不是逆控制着电脑,这样下去问题就大了,所以包括很多人在畅想未来,我发现绝大部分是工程师在畅想未来,最畅想的就是你孩子希望要干吗?你希望你的孩子生活在一个山清水秀舒适的生活下面,工作是工作,整个思考是体验的思考。

第三个,透明度。做任何事情,21世纪由于出现了数据、出现了互联网,你要想隐隐藏藏躲点东西,不可能。今天讨论隐私的问题,20年以后基本上观念都转变了。我记得1995年我第一次到北京讨论互联网,有一批专家坐在北京,是中国科协召开的一次会议,20几个专家坐在一起讨论未来互联网,我被邀请了一个,我坐在那边愣了,中国还没出现互联网,怎么20几个专家出来了?大家讨论未来互联网这个不对,那个不对,我们必须控制这个、控制那个,不控制这个会出问题。我那时候不以为然,我第一个那时候认为中国没有专家,第二个我认为他们担心的问题是瞎担心。事实证明20年过去了,他们担心的问题一个没出现,没担心的问题都出来了,所以对未来的判断直接影响到你将来的一种思考,所以在IT时代走向DT时代的时候,小企业变成了关键,那么我们回到未来的电子商务,我们应该去怎么思考?未来的电子商务对阿里巴巴到今天这个位置,我们还是要问一个问题,我们到底为谁而生存着?我们是不是解决了我们15年以前提出让天下没有难做生意这个想法?

上市之前我就想得更透了,我们再把名气搞搞大?这世界上最悲剧的是有名没钱。第二个悲剧是再加上有钱。这个很多人没这个感受,反正我有这个感受了。

第一,不能要有名,男人有名倒霉的事情就来了,男人有钱,这钱你花不掉,你要想成为一个大商人,因为你的乐趣在于别人成功的乐趣,你看到很多人看见跟你笑,由于你帮了我们家老婆,由于你帮了我们家儿子,这种乐趣远远是钱买不到的,你再有钱,人家发自内心地说这个东西真好,其实我也知道这个东西跟我没关系,我也从来没写过一个程序。所以把这些问题想明白,你要继续保持这样的乐趣,别人开心了你开心了,别人的体验好了你感受好了,这其实是一样。

我认为对于阿里巴巴来讲,我们继续要思考一个问题,我们如何帮助更多的小企业成长起来,不仅仅是中国,应该去思考全球,我们还有很多问题没解决呢,中国有太多的小企业今天并没有这样,最近大家讲得很多,电商有很多的问题,假货的问题,知识产权的问题,包括我们刚刚讲草信的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是乐趣所在,解决这些问题才让你存在。如果这些问题让政府来解决了,你基本上又玩完了,轮不到你什么事情了,而且政府也解决了那么多年也没解决好。

这个问题是一个技术、社会、教育、文化各种合在一起才有可能解决,而这个问题的解决可能是20年以后我们电子商务能够对这个社会巨大的贡献之一,是因为我们而解决了假货。是因为我们解决了知识产权在中国盗版假货的问题,是因为我们解决了中国企业那么多年来建立不起来信用的体系,这是我们对这个时代巨大的贡献,因为这些问题解决了,人们的体验会更好,这个问题我认为是乐趣所在。因为我们今天巴西的、美国的、阿根廷的小企业都开始进来了,我自己觉得全球化,以前的全球化其实是美国化,我不说美国化好还是不好,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全球化的核心是给当地创造价值,给当地创造就业,给当地创造税收。

我们以前所有的思考基本上是我的产品如何卖到人家家里去,从人家口袋里掏出钱来,我想阿里巴巴的全球化要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帮别人把产品卖到我们家来,中国有巨大的需求,中国中产阶级的高速的成长,未来中国我大概七八年以前在硅谷讲话被人笑话了一通,我说中国的互联网用户会超过美国,瞎说,我其实那时候也不像学者和所谓专家,总能拿出各种各样的例证和数据出来,尽管他们的例证和数据这么多年来成功的不多。我就找了一个理由,美国的人口将近三亿,不死人,十年以后还只有三亿人,中国十三亿人搞三亿人上网是轻轻松松的,我就这么个理由,事实上证明中国15年以后,中国的中产阶级人口将跟美国一个国家的人口差不了多少。

中国今天的土壤,中国今天的空气、水和环境已经没办法支撑未来三四亿中产阶级需要的各种各样优质的产品和服务,我们必须去思考如何能够把全世界有些很好生产的东西能够满足中产阶级,满足整个亚太地区的需求。地球已经真正变成了村落,大家不要去思考地球,我是在杭州,原来的贸易方式会因为互联网彻底改变。

WTO是个伟大的创举,但是这是在上一个世纪,WTO是政府制定的游戏规则、企业执行。而政府制定的游戏规则有的时候是非常难让企业执行的,各国之间是出于政治的原因,而中国跟日本的谈判,中国跟韩国的谈判,韩国跟朝鲜的谈判没有办法站到一起,我们应该建立一个通过市场经济,通过企业家组建起来的商业社会。

也许由于互联网的出现,由于DT的出现全世界的小企业会因为这个技术、因为这个支付,因为跨境的物流会联合在一起,就像今天淘宝网站上青海和浙江、浙江和海南、海南和广东整个贸易,如果是各省政府做下来谈判搞个协议永远做不成,一定是商人之间达成一个协议。全世界各国的意识形态、政治观点不一样,但是全世界的商人观点是一样的,诚信、钱。

只有这个东西才能打通,而什么是钱?钱背后是信用。随着电子商务越来越多,这才是巨大的机会所在,我们今天也要看意大利也好、法国也好、太多的小企业,他们没机会,今天法国的大品牌都在中国,意大利大品牌也都在中国了。小品牌呢,以前大企业有这个钱、有这个IT,今天小企业没有这个钱、没有这个IT,这给了我们这代人最大的机会,以前我们农村的人是没办法享受到都市的生活,农村的人没有办法享受到整个东京、纽约这种生活。假设互联网能够让农村在山清水秀里面享受都市生活,这个创举也只有一场技术革命才会带来。

做生意需要三个赢客户赢 时曾说 做任何生意 必须想到三个赢 第一个是客户赢 第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