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 Handmaiden

警方缴获的毒品、毒资

梁文中落网后追悔莫及

一个家有妻室、原本俭朴的打工青年在洗浴中心泡上了“小姐”,很快穷困潦倒。为追求享乐,竟走上了贩卖毒品的罪恶之路。然而他没想到“发财之路”竟是如此短暂。2004年8月16日,当他携带着近 400克毒品从青岛返回安徽时,被青岛铁路公安处乘警抓获。近日,安徽阜阳男青年梁文中被济南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以运输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两万元。夹克衫内发现毒品 2004年8月16日下午5时11分,青岛开往福州的 K70次旅客列车缓缓驶离青岛站。20分钟后,列车刚刚驶过四方站,一名旅客向值乘的青岛铁路公安处乘警报警失窃,乘警迅速展开调查。当乘警在7号卧铺车厢内进行访问时,发现躺在13号上铺与14号上铺的一男一女正在亲昵交谈,二人见到乘警先是一愣,然后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便躺下默不作声。这一异常举动引起乘警注意,莫非有什么隐情?一名乘警立即把二人叫到车厢一端的连接处询问。另一名乘警从男旅客卧铺的枕头下发现一件棕色夹克衫,并从口袋内发现4包用报纸包裹的香烟盒大小的白色块状物品,乘警怀疑极有可能是毒品。盘查中,二人声称互不相识,并矢口否认夹克衫是他们的。一个小时后,列车在高密站停车时,乘警将二人带下车,随后赶到的刑警将二人押回青岛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民警很快鉴定出4个块状物含有海洛因成分,纯度虽然不高,可重达399.7克。《刑法》规定,持有50克以上毒品可被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直至死刑。案情重大,警方当天便将二人刑拘。打工寂寞迷上“小姐” 经调查,男青年叫梁文中,33岁,安徽省阜阳市临泉县人,农民,现在阜阳打工。女青年叫徐晶(化名),黑龙江人,22岁,在阜阳某洗浴中心打工。开始,二人一口咬定互不相识。徐晶在抵赖一阵后,最终承认两人一年前就已相识,这次是“梁哥”约她出来游玩,棕色夹克衫就是梁文中的。虽然种种证据表明衣服就是梁文中的,但他仍矢口否认。第二天,经过警犬嗅觉辨认,确认棕色夹克衫就是梁文中的。最终,在证据面前,他才放弃了抵赖。原来,梁文中几年前到阜阳市打工。城市的灯红酒绿让思乡寂寞的他羡慕不已。2003年春的一个夜晚,梁文中来到阜阳某洗浴中心消遣。老板娘特地找来了苗条漂亮的三陪女徐晶陪梁文中。这一夜,梁文中在徐晶的陪伴下留在了洗浴中心。一夜的消魂让梁文中对徐晶难以忘怀,从此以后,他隔三岔五地往这家洗浴中心跑。没多长时间,梁文中积攒的那点血汗钱就花了个精光。“怎样能搞到钱?”苦于没有挣钱门路的梁文中陷入了苦恼。一次偶遇走上贩毒路 一天中午,梁文中在阜阳街头找活干。在一个收费公厕外,梁文中看到一个男青年(在逃)正与收费员焦急地比划着什么。梁文中凑上前去,原来男青年是个哑巴,可能是内急身上没有带钱。梁文中便拿出两角钱给了看门人。梁文中刚走出不远,那个哑巴男青年追了上来,掏出纸笔写下“谢谢需要我帮忙吗?”梁文中觉得挺有意思,顺手写下“我要找活干。”男青年看看四周,又写了“我帮你介绍运货挣钱。”梁文中知道“运货”在当地就是贩毒的暗语,不由心惊胆战,本想转身一走了之。可他太需要钱了。经过短暂激烈的思想斗争后,他鬼使神差地做出了一个滑入深渊的决定。欲望无边最终落网 哑巴男青年很快给梁文中介绍了青岛的一个下线“阿亮”(在逃),他也是个聋哑人。 2003年6月,梁文中与“阿亮”进行了第一次贩毒交易。为掩人耳目,他骗徐晶去青岛旅游。这一次“运货”十分顺利,梁文中轻易得到了他打工数月的收入。此后,梁文中的野心也随之膨胀起来,很快又做了第二次、第三次。几次买卖成功后,他已不满足十几克、几十克的“小买卖”,他想挣大钱。俗话说,上贼船易,下贼船难。梁文中自认为找到了致富的捷径,其实,他已经坠入了罪恶深渊。2004年6月的一天,“阿亮”亲自到阜阳找梁文中“拿货”。贪婪的梁文中为了能够赚大钱,把不到100克纯度较高的海洛因中掺入大量的“料子”粉,加工成四块,共 399.7克。不料“阿亮”把“货”带到青岛出手时因纯度不够被退货。8月14日,“阿亮”发短信让梁文中火速到青岛来一趟。到了青岛后,“阿亮”把“货”退给梁文中,并交给他6万元钱,让梁文中回去买一些好“货”。2004年8月16日下午,梁文中乘坐青岛至福州的 K70次列车返回阜阳时,被乘警当场抓获。文/本报通讯员 剑辛 图/本报通讯员 茂成版权稿件,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小姐 Handmaiden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