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爆竹销售生意越来越难做 摊主直呼“生意难做”

2015年2月25日讯,本市五环路内的烟花爆竹临时销售网点从24日0时全部停止销售。根据官方给出的数据显示,截止23日18时,本市累计销售烟花爆竹17万余箱,比去年同期减少了2.4万余箱,约12%;比去年春节29万箱的销售总量减少了11.9万箱,约41%。今年春节,烟花爆竹在北京的销售量第四年持续走低,而且是大幅度下滑。而记者走访了几家鞭炮摊点,各位摊主的感受却各自不同,有的人抱怨生意越来越难做,有的人则觉得情况与去年差不多。

资料图

生意逐年走下坡路

45岁的刘树刚是朝阳区石佛营一家烟花爆竹临时销售网点的摊主。自打北京“禁改限”后,刘树刚和家人每年春节都会来北京卖烟花爆竹,今年已经是第十个年头。老刘是内蒙人,平时就在老家种地,每年春节提前个十几天,他和家里几个亲戚带着一帮“伙计”开着面包车就进京了。

老刘哥几个在朝阳区总共承包了5个临时摊位,每年都要在这边交上一个月的房租,在每个摊点附近租上一、两间房子,作为春节期间的临时居所。以往,春节烟花爆竹都能卖到正月十五,今年只能卖到初五,比往年少了10天,但房租仍然要交足一个月的。他请来的伙计也都是老家的亲戚,工资也不能给得太少。所以对老刘来说,房租和人力成本并没有因此减少。但今年的销售收入,却少了不少。

大年三十,老刘的花炮摊一直开到夜里2点,然而那些对老刘来说利润最高的上千元的组合烟花却几乎无人问津,叫座的基本都是价格便宜的鞭炮和儿童花。由于利润低,在这些货上老刘其实挣不了几个钱。过了年三十,生意更是清淡了。偶尔有开车路过的,下车买几个,还要讨价还价半天。老刘说,他今年总共就进了三十几个上千元的大型组合烟花。然而截至23日下午5点多,这些“大箱子”还都摆在货架上。客人一拨一拨的过来买花过“破五”,但被买走的仍然是鞭炮和小型花。

这烟花爆竹生意一年不如一年,老刘感受最明显。“大概从2009年以后吧,就越来越走下坡路。”去年春节,老刘家的5个摊位平均下来每个净赚约3万块。今年的情况就不好说了。“这最后一个晚上要是都能卖出去,我估计也就挣个1万块,要是卖不出去,能不能挣钱都得两说。”

老刘认为,北京烟花生意越来越难做,还是空气质量闹的,大家响应政府号召,放得越来越少了。

摊位少了买卖还成

晚上8点多钟,双井家乐福西侧的烟花爆竹摊点前,人来人往犹如春节庙会。“这种鞭多少钱?来一挂。”摊主麻利地从摊位上取过鞭炮,递给顾客。另外,也有年轻人手持手机前来取货,他们是从网上购买的花炮,然后到这里取货。摊位上摆放着数箱花炮,更多的空箱子扔在后方的储货区。1000响的特供超级大地红鞭炮,建议零售价是35元,实际售价没有折扣。摊主解释说,附近的花炮摊点也基本上卖空了,大家都没有存货,所以现在的花炮并没有多少折扣。

往年,这位摊主也是在这里经营花炮生意。他告诉记者,今年花炮的实际销量是370多箱,和去年相比大概下降10%。“今年的花炮销售时间少了10天,但是我这个摊点旁边也有一些零售点今年取消了,所以今年我的实际销量还不错。”

在劲松中街西北角的一家烟花爆竹摊位,一位丁姓摊主告诉记者,今年开始销售花炮的时候进货300箱,大年三十的时候补货20多箱,现在就剩下几箱,等于全部卖完了。“今年和去年的销量差不多。去年我进货450箱,后来剩下了七八十箱。”

换个方式过年也挺好

廉女士家住南城,一家子都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最近这几年春节,廉女士一家几乎不再花钱购买烟花爆竹。廉女士不买的原因,一个是嫌烟花爆竹太贵,一个也是响应政府号召。省下来的这笔钱,她有时会买点鲜花给家里装扮装扮,添点喜庆。

年三十,廉女士家中都是老人、孩子一大堆,窝在一起吃团圆饭,看春晚。孩子们更是一个个抱着手机不撒手。今年又流行起了“抢红包”,于是孩子、大人一块抢,不会抢的也在旁边看着乐。“其实,换个方式过年也没什么不好。外面安静了,家里热闹就行了。”廉女士说,以前经济条件不好,物资匮乏,大家才都盼着过年,因为过年可以吃顿好的。以前也没有什么玩的,顶多放放鞭炮热闹一下。但现在什么都不缺了,过年更多意味着忙了一年能休息休息。

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记者:张蕾 贾中山

烟花爆竹销售生意越来越难做 摊主直呼“生意难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