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岁半的儿子患眼癌急需治疗费用 生父失联

 

1月25日上午10点半,德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赵虎镇白王庄村里的雪还没有融化,33岁的谭平看着正趴在窗台上玩耍的儿子谭兴昊,眼里的泪珠又打起了转。2月3日,他又要带着年仅两岁半的儿子前往上海做治疗了,但5万元的治疗资金缺口让他犯了难。

一岁时治斜视查出“眼癌”

2014年1月初,谭平发现儿子的眼睛总是斜视,便带着孩子到市人民医院检查。“医生怀疑他双眼里有瘤子,建议我们去北京查查。”谭平说,当时1岁多的儿子被北京同仁医院确诊为双眼视网膜母细胞瘤(俗称“眼癌”)E期。一年中,谭平带儿子治病花光了所有积蓄,负债15万元。去年1月22日,谭兴昊在北京接受了第一次化疗。“化疗的过程孩子又吐又拉,太遭罪了。”谭平说,此后孩子又做了四次化疗。“医生定出治疗方案,建议给孩子实施手术,把眼球内部的瘤子和病变部位全部切除,只留下一个眼球外壳。这样可以防止发生病变或转移,但也意味着孩子将彻底失明。”谭平说,想想孩子这么小,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他有点接受不了这种彻底的治疗方案,“我下定决心,无论多艰难都要给孩子治,给孩子留住光明,哪怕一丝光明。”

眼睛有望保住,治疗费用不菲

去年5月,谭平带兴昊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通过季迅达医生诊断,找到了保留孩子眼球的方法。“眼癌属于小器官癌,可以通过介入治疗方法,选择性地将化疗药物注入眼动脉内,使局部的化疗药物达到高浓度,比传统的全身化疗能更有效地杀灭肿瘤细胞。”季迅达介绍说。去年秋天,谭平家的6亩玉米丰收了,卖了九千元后,他再次带着孩子去上海做介入治疗。“手术费用很高,再加上住院等其他费用,每次治疗得花3万元。”谭平说,在医生的帮助下,他已经获得了两万余元的紧急救助。目前,小兴昊已经做了4次介入治疗,暂时稳定了病情,右眼可以感光,左眼还需要再进行1到3次的介入治疗。

“我还年轻,有力气赚钱还债”

“爸爸,我去上海一次,你就给我把灯拉开吧,太黑了,我都看不清楚小兔子了。”谭兴昊用稚嫩的声音对爸爸说。“我怕孩子害怕,就骗他说他的眼睛生病了,需要休息,就把他眼里的灯关上了,等从上海看好了,我就给他把灯拉开。”谭平说,儿子得病后最喜欢跪在炕上,趴在窗户边往外看,“只有窗户那是亮的,他可以用右眼感光。”谭平和妻子已买好了去上海的车票,但治疗费还没着落。“治疗用的很多药都不在医疗报销范围内。”谭平说,再治上两三次,孩子的眼球就能保住,但五万元的治疗费难住了他。为了照顾孩子,谭平去年没去打工。“我才33岁,是个壮劳力,不怕还不上债,等孩子病情稳定了我就去打工。”谭平说,希望好心人能帮他一把,让孩子留住眼球,守住光明。“我会让好心人留下联系方式,一定挣钱还上!”

如果您想帮助谭兴昊,请与记者联系18653466959,也可将爱心款汇给谭平:中国邮政储蓄银行6210984681013019712谭平

□记者 吴杰 摄影 周建新

2岁半的儿子患眼癌急需治疗费用 生父失联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