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烏小商品市場在全球疫情中穩訂單 拓市场

原標題:突圍,在冰點時刻

陽春三月,乍暖還寒。在義烏國際商貿城,經營戶遇上市場的冰點: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大范圍暴發,多國進入緊急狀態,海外需求驟減,交易頻遭延期,客商流動受阻,新的訂單斷檔。

前方有險灘、有暗流,習慣商海搏擊的經營戶,早已開始四面出擊。在他們身后,浙江中國小商品城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商城集團”)也在積極轉型,穩訂單、拓市場。難能可貴的是,他們把目光投向支撐小商品市場的200萬家中小微企業、3800萬採購商,反思商業形態、銷售渠道、市場結構、經營手段、貿易規則……

盡管國際市場的風吹草動,正在7.5萬個商鋪和20萬個經營戶中傳導,但這個“世界超市”目前依然保持每日10萬人次的客流,其中採購商3萬人次,整體開門率達93%,市場採購出口標箱量達到去年九成左右。

經歷淬煉的小商品市場,正悄然尋回春天。

背水一戰把訂單補回來

農歷正月十八之后的兩個多月,是義烏小商品市場的傳統旺季,國外採購商前來看貨採樣,國內採購商則來補貨詢價。

今年的情況,卻有些不一樣。國內採購意願強烈,做內銷的日化百貨、服裝服飾店鋪忙著打包發貨,但做外貿的基本“干坐著”。浩冉服飾的老板娘金晶就坐在店裡,沒有客戶上門,她靠郵件、微信等線上工具和客戶交流,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價值數百萬元的貨品堆在倉庫。

經營戶的歡喜和憂愁,在高高低低的訂單量之間徘徊。很多人在往年這時已拿到上百萬元的訂單,但現在連零頭也不到。近20年來,歷經非典、國際金融危機的洗禮,還有國內同類市場涌現、各類成本不斷增加、網絡市場異軍突起的沖擊,經營戶感嘆“生意越來越難做”,但無論哪一回都沒有這次消費端需求的戛然而止更令他們措手不及。

不過,坐以待斃從來不是小商品市場經營戶的選擇。“如果我們遇到一點困難就關門歇業,那市場不早就萎縮衰敗了?”白雪公主玩具店老板張小愛說。

她的店鋪裡陳列著不同膚色的智能玩具娃娃,主打中南美洲市場。家裡的工廠有100多名工人。“現在正忙著做產品迭代、生產管理這些長遠的事。”張小愛告訴記者,自己正重拾內貿,剛剛加倍投了研發資金,從形態、外觀和功能上定制適合內銷的玩具娃娃,“做好了兩三個月沒有海外訂單的准備”。

“沒有退路了,不往前走就是退步。”浩冉服飾的金晶和丈夫要背水一戰,進行更大的博弈。他們埋頭“憋大招”,設計8款新品,重金請廣告公司做產品包裝和推介計劃。同時,因為國內市場習慣做現貨交易,眼下的“空檔”成了工廠難得的補貨期,一旦疫情好轉市場拐點來臨,手中有貨才能搶佔先機。

在義烏國際商貿城,“堅持到底”已成大家的共識。“房東”商城集團也頻頻出手,不僅首次以包機形式招引600多名常駐中國的外貿企業負責人和入境超過14天的境外客商到訪,而且大規模派出20個招商工作組分赴全國多個省市,招引近兩萬名採購商到義烏。

盡管商貿城外陰雨綿綿,但絡繹不絕的客商已點燃了經營戶心頭的希望。

不當“坐商”以變化應萬變

當不少經營戶收到海外客戶要求暫緩、延遲甚至取消訂單的通知時,苗苗玩具的老板王許雪,卻突然接到印度客商要求盡快發貨的電話。

1.8萬個玩具,單子雖不大,但著實讓她振奮。這間10多平方米的店鋪裡,展示著來自全國近50家小微企業生產的上千種玩具,八成營業額來自外貿。海外訂單的多寡,直接決定著眾多小微企業的生死﹔每一筆新訂單,都是企業度過寒冬的“柴火”。

王許雪說,自己一定要扛住訂單減少帶來的壓力,如果供貨的企業倒下了,自己的商店也無法生存。為此,她想盡一切辦法:以前不願意接的小單,現在都接了下來﹔在其他經營戶的熱銷產品中,搭配自家的產品,把更多的貨品賣出去﹔挑出若干暢銷產品,讓企業繼續生產,以做好備貨……所有努力,都是為了讓上游企業“好好活著”。

義烏國際商貿城的7.5萬個商鋪,牽動著200萬家小微企業的命運。面對疫情,義烏推出促進市場繁榮第一批20項行動,涵蓋拓展上游產業鏈、推動線上線下融合等8個方面的內容﹔商城集團專門向進出口銀行浙江省分行申請10億元轉貸需求,由義烏農商銀行通過“市場復工貸”,為經營戶和小微企業紓困。

疫情的倒逼,使經營戶清晰地看到自己在國際日用品貿易鏈、產業鏈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他們開始把眼光放得更遠,不甘隻當“坐商”。

王許雪還記得17年前非典疫情時,自己的內貿生意也一度停滯。為轉型做外貿,她學英語、找客戶,迅速打開了國外市場。眼下,無法和客戶面對面交易,她覺得正是線上交易的契機,她把產品搬上網,並給各地商戶寄出最新樣品。

在市場做了30年廚具生意的劉萍娟,還在社交平台上直播工廠生產實況,不斷發布新產品,告訴全球的生意伙伴:困難當前,義烏仍然是貨源充足的世界超市,中國制造的產品值得信賴。

這些在商海身經百戰的經營戶,以往經歷市場變化時都能踩准變化的節奏,闖出一片新天地,這次也不例外。主攻高度垂直和細分外貿商品的他們,紛紛打破慣性思維、路徑依賴。

經營雨具店的張吉英,舍棄了最好賣但利潤較低的一款雨傘,不再“火什麼賣什麼”,而是轉型做精品傘,新推出的刺繡傘標價超千元,在網上很受年輕人追捧。“沒有想不到隻有做不到,新的消費需求在產生,我們的機會又來了。”張吉英說。

採訪期間,記者常見到這樣的情景:“網紅”主播穿梭於各家店鋪,在聚光燈前直播帶貨﹔經營戶紛紛把生意從線下轉到線上,觸網做銷售﹔一些店鋪正緊鑼密鼓裝修,以全新的形象吸引客商眼球……在義烏實施的“電商企業進市場”“義貨網上行”“網紅直播暖春”等行動中,市場正在加速回暖。

“有希望,就要努力去試一下。”王許雪道出了大多數經營戶的心態。

八方突圍繼續與全世界做生意

在義烏做了17年外貿生意的約旦商人穆德,是1.5萬常駐義烏外商中的一員。2月18日義烏國際商貿城開市后,他就從約旦趕回來,“對於國外採購商尤其是生活必需品的採購商來說,義烏始終是首選,因為產品沒有較大的季節波動,而且需求是剛性的。”

穆德的生意,是把產自浙江的電工電器、LED照明產品銷到中東和非洲,去年出口貨物價值約7億元。他把今年的“小目標”提到8億元。對於外貿形勢,穆德很有信心。

貿易不死,這是所有活躍在義烏小商品市場的經營戶、客商的默契。但傳統的貿易方式和渠道越來越受到挑戰和沖擊,“不確定性”是必須直面的現實和常態。

“市場如果僅僅是個商品交易場所,那肯定是很脆弱的,不管怎樣的危機,市場隻有做到讓貿易更便利、讓商品的成本更低,才有持久的生命力。”商城集團總經理王棟說,這次疫情讓集團加速改革創新的進度,努力成為一家“貿易服務集成商”。

3月13日,上市公司“小商品城”發布公告,將設立全資子公司中國小商品城大數據有限公司,打造小商品城綜合交易服務平台。王棟告訴記者,今年4月平台就要進行內測,通過採購商、經營戶、上游廠商、外貿公司的交易數據,精准地為經營戶解決產品上網、物流、客戶維護等問題,並為上游廠商提供及時的金融支持,保持產業鏈穩定。

長久以來,義烏小商品出口的主要目的地為印度、伊朗、沙特和歐美國家,近幾年,對市場極其敏感的經營戶,開始向非洲和南美洲國家拓市。瞅准商機,商城集團在新興市場布下一盤“大棋”,目前已與盧旺達和埃塞俄比亞分別簽下eWTP項目。屆時,義烏與這兩國之間,流動的不只是小商品,還有生產小商品需要的配件、輔料。在這兩國,不僅將有實體的小商品市場落地,而且有物流、通關、貿易、金融等一系列供應鏈設施和商業服務。

牢牢抓住市場的缰繩,小商品市場的參與者和管理方都在八方突圍,也更加珍視市場的價值。海外客商進不來,他們就主動出擊,把市場前移,建立經營戶與海外倉的展銷對接,實現採購商海外直採﹔海外需求銳減,他們就按其所需,辦防疫物資對接會,辦各類新品發布會……

注視世界的人,終將獲得世界的青睞。

義烏小商品市場在全球疫情中穩訂單 拓市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