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

用30年的视角回看,人生是一个又一个的反复;用3000年的视角追溯,历史是一场又一场的轮回;用年的视角探索,时空是反复又轮回的启蒙。

几乎是同一时间,熊晓鸽的IDG中国,在一片质疑声中,投进了刚刚回国创业的张朝阳、李彦宏、马化腾等人创办的小公司。

等1995年,世界看到改革开放窗口深圳奇迹般的速度,对中国有了信心,大量资金涌进中国的时候,IDG中国因为提前布局,占尽先机,坐稳了中国行业龙头的地位,伴随着30多个互联网公司上市,IDG中国资本所投的企业中产生了上百个亿级富豪,互联网新贵们,无不受益于IDG的风险投资。

1998年6月,中创公司因违规炒作房地产和期货,被中国人民银行宣布终止金融业务并进行清算。中创公司作为行业的开拓者,成也政策,败也政策,因为缺乏经验先天不足,缺乏严谨的公司化制度管理,遂成千古绝唱。

真正让风险投资进入大众视野并且为人们熟知,也应该感谢红杉中国、金沙江创投、经纬中国们,他们凭借着中国互联网快速崛起的红利,迅速成为顶级投资基金。以红衫、经纬、金沙江、真格、创新工场等为代表的投资机构们,凭借着O2O、共享经济等创业风口,走上了一条新的道路——投资机构明星化。

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应该是创投圈出镜率相当高的人物了,凭借高超的风口造势能力和退出节点把握,被成为“鼓风机”。朱啸虎本人也因为金句频出,屡提热搜,更因为和马化腾的“深夜朋友圈行为艺术大赏”,一举成为人尽皆知的著名投资人。

但作为一家顶尖的投资机构,金沙江创投其实具备一支颇为专业的团队。金沙江最著名的朱啸虎,是在2007年才加入,而创始人伍伸俊、林仁俊和潘晓峰则颇为低调。当前,金沙江由三位董事总经理共同管理,分别是林仁俊、朱啸虎和丁健。

这些投资机构,先把自己变成一个出镜率相当高的明星基金,无论投资回报是否达成,自己的名气已然达成“意见领袖”成就。进而由于巨大的名气,大大降低了募资和寻找项目的成本。

田溯宁是在亚信之外,进入了投资的领域,而有些公司,则把自己变成了投资的主体。对于任何一家公司来说,体量庞大到一定程度,业务带来的增量就会极为缓慢,而公司账户上大量的流动资金该如何使用?便是投资。

随着中国市场经济越来越成熟,十几年来一直平平坦坦的风险投资们,正在遇到强劲的对手。以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也在不断把手里的热钱投进有前途或者业务能够共通的创业公司

和传统VC不同,这些大公司的投资部门,更关注被投资对象能否加深加宽自己的业务护城河和商业生态,投资回报率不再成为第一关注的目标。相应地,创业公司拿了巨头的资金后,也能够获得更多财务之外的、业务上的帮助和支持。

同风险投资机构相比,这些巨头公司手里的钱更多,他们把投资当成一种商业竞争的武器。腾讯创始人之一的刘炽平认为,腾讯最核心能力中,资本是其中之一。“通过资本形成结盟关系,既可以实现开放的目的,同时也可以让腾讯庞大的流量资源获得一次资本意义上的释放。”

潘乱的《腾讯没有梦想》曾在互联网圈刷屏,指责腾讯正在变成一家投资公司,丧失了产品创新能力。但潘乱没有提到,当腾讯这样的巨无霸进入投资市场的时候,会对传统风险投资造成多大的冲击,会为投资行业带来多少的改变。有些时候,冲击和改变带来的,是更多的创新,如同天女散花一般,点亮无数街灯。乱世,才有英雄。

从玩火自焚的中创公司,到不断更迭的投资形态,不断完善的投资行业,正在反哺市场。中国投资往事,正是传承和不断促进的历史,写满了继往与开来。

2.我亦不是上帝

投资人成为全民热捧的对象大约是在共享经济时期达到了顶峰。

虽然今日,共享经济已经无人再提,偶尔被媒体谈及,也是作为唱衰VC的案例。但在2017年,事情不是这样的,对于投资机构来说,投进一个共享经济的项目,是一件相当骄傲的事情,为了拿下项目,投资经理甚至不惜在写字楼门口蹲点等人。

鼎晖投资的是我2016年在一场闭门会上认识的朋友,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意联系了她。鼎晖投资投出了滴滴、闪送、途家、小电等明星公司。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投资经理,但那个时候平均每周我的邮箱都能收到十几封共享经济的BP。”回忆起那个疯狂激情的年代,感慨地说,“回不去了,那个阶段太疯狂,我们根本不做严谨地尽调,只想着赶紧把钱投进去。”

猎鹰创投董事长李圆峰曾经说过:站在风口前,出手就要快准稳。他曾经在半小时内发掘出国内第一个共享健身项目,不到一小时就打了款,在创投圈与媒体圈里立下了投资精准与极速的风格。2017年,李圆峰把“共享”作为猎鹰创投的标签,立下规矩“50%的精力看共享”。

共享经济在创投圈能够火热,具备着天时地利人和。这种火热不仅体现在创业项目如雨后春笋,还体现在本该隐匿背后的投资机构纷纷走上台前,亲自为投资对象站台吆喝,创业者、投资人不惜和竞争对手不惜掀起论战,斯文扫地。

当年的热闹,仅用几个关键词,就能勾起回忆。深夜朋友圈立下“一年后再看”flag的马化腾和朱啸虎、许下“能成功就吃屎”的王思聪和陈欧、一地鸡毛徒添笑料的共享马扎,无不是共享经济时代的经典例证。

这样的吵吵闹闹,为中国创投圈走向大众视野创造了条件,很多传统的创业者恍然大悟:“噢,原来还有这种拿钱的路子。”某种意义上,共享经济的大浪带来的最大意义,可能不是投资了改变世界的创业项目,而是让更多人了解风投,社会资本得以参与更多处于高速发展中的小公司,小微企业的前进和发展又多了一条道路。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能够在中国深入人心落地生根,投资机构走到台前功不可没,没有一串接一串的天价股权投资,任凭政策鼓励创新喊破天、大众试图创业想破头,都不过是一片沉闷中的小涟漪,成不了当下百舸争流的热火朝天。

摩拜和ofo的融资竞赛无疑是共享经济最滚烫的一把火,双双上百亿元的连番融资,不仅前无古人,而且未来估计也没有几人能够超越,这是整个创投史中都值得浓墨重彩的一笔江湖往事。

但随着作为资本宠儿的摩拜和ofo双双陷入胶着,资本不可战胜的神话也被打破,随着经济遇冷,市场上的热钱大幅减少,降至冰点。而摩拜和ofo,一个已经卖身美团、品牌不在,一个还在数百亿欠款当中无法自拔。落魄的他们,再无资本问津,昔日求着戴威拿钱的投资机构,纷纷对戴威避之不及,有的还不忘啐上一口。

冷静下来的投资机构,一定会认真地回顾,然后反思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但我想,在那个杀红眼的时期,真的有人天真地以为,有钱,就是能为所欲为。

后来给我发了长长的一段话,我很受感触:

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


猜你喜欢